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百年清官村”家风回响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作者:曹丽萍 范立强 石元锋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03日 17:56 打印

  金桂飘香,硕果累累。十一月的一天,我随朋友一起从灵川县九屋镇出发,去附近江头村探访他的一位老友。老友暂时脱不开身,朋友便引我在村子里闲逛起来。


       望着远处那延绵不断的绿野,让人真切地感受到新农村的新气象如和煦春风般扑面而来。在古木掩映中,我们被一座座掩藏在时光深处的徽派老式建筑吸引,便在院墙外驻足观望。


       也许是我们在那院墙外停留了太久,忽然,巷子尽头传来了狗叫声,紧接着,走过来一位老妇人。老人笑容和蔼,得知我们想进去看看,便与我们闲聊起来。老人告诉我们,此村是周敦颐后裔之村,村里90%以上的居民姓周。据《周氏族谱》记载,江头村周氏始祖周秀旺是北宋理学大家周敦颐的第十四代后裔,明朝洪武年间定居于此,以耕读传家,此后周家人才辈出,繁如星辰。


       我们正惊叹江头村的悠久历史时,老人停顿了一下,她接着说,从明清时期全村有168人出仕,其中一品官4人、二品官4人、五品以上37人。江头子弟任职北到黑龙江,南达广东,东有江苏,西至西藏,均为官清廉,享誉一方,故得“才子村”和“清官村”美誉。


       经得老人允诺,我们在江头村徜徉。小时候,我们熟读的《爱莲说》便是出于此村。只见一座座飞檐翘角的老屋正门上赫然写着“爱莲家祠”,古朴的牌匾似乎都在诉说着岁月的沧桑。莲家祠是周氏子弟于清光绪十四年为纪念先祖周敦颐所建,取名源自《爱莲说》。我若菩提顿悟,原来如此。


       我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个徽式建筑小院,走向那道刻满了岁月痕迹的木门。我的手拂过墙缝,感受着它的与众不同……


       爱莲宗祠的柱、梁、枋均着黑色,象征淤泥;四壁、楼面、窗棂着红色,象征莲花,寓含“出淤泥而不染”之意,用以鞭策周氏子孙做人为官应像莲花一样品性高洁。


       拾级而上,进入祠堂正厅,但见中央高悬“爱莲堂”字匾,匾下是周敦颐画像,右壁分列周敦颐简介及《爱莲说》中名句,左壁悬挂着《周氏家训》及《爱莲说》全文。除祠堂正厅可见先祖盛德外,整个家祠随处可窥周氏遗风,并有众多楹联,内容多为教育周姓子弟要牢记祖训、祖德,以先祖周敦颐为榜样,为官做人都要清正廉明的家教家风。


       此时,迎面又走来一位身体硬朗,性格爽朗的老人。他彬彬有礼地跟我们招呼道,让我们进里屋坐坐。他说,他今年八十五岁了,耄耋之年的他和百年老屋一起,见证了江头村日新月异的变化。他指着祠堂里与众不同的木窗格说,这些不是普通的木窗格。它是由一个个汉字组成的,分别为“循礼、遏制、的秀、慎言、敏事、亲贤”6组词语,这些词语全部取自《周氏家训》,是周氏家族为人处世的原则。先人将这些词语拼嵌在窗格里,为的是让子孙后代天天面对,牢记在心,融入血液,形成好家风。简短的文字,显得坚硬而和煦。如果将之放进浩阔的时空里,足以激荡出意味深长的留白。


       单纯热衷于“清廉”名声,并不一定能推动家风的传承,更重要的是“文脉传承”。这一点周氏后人几乎做到了极致。为了传承涵养家风家教,周氏子弟入学的必修课就是学习《爱莲说》和祖训。由于从小学在祠堂,周氏子弟对先祖训诫耳濡目染,一旦学而优则仕,就会恪守家训,秉承家学家风,坚守“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品性,为官清廉为民。先后有周履谦、周冠及“桂林十大才子”之一的朱椿林。他执笔创立了320个字的《周氏家训》,主张“规行矩步,奉莲指教”“族规治家、施行笞罚”“秉承祖旨,扬吾家风”,提倡“出仕为官,官清吏瘦”“摄职从政,报国务民”“任官存君,岂计身家”,创造出独特的“真诚、和谐、积德、行善、奉献”的江头周氏爱莲文化和家风。


       “江头村出了这么多人才,最重要的是文化,文化才是江头村可以延续的生命力。”老人说,江头村人尤其重视对孩子的启蒙。现在,村里的每个孩子从小背诵《周氏家训》,接受爱莲文化教育——向善、至诚。


  江头村被郁郁葱葱的百年重阳古树包围,古桥映衬着潺潺流水。村民们说,先祖种下重阳树,就是为了营造浓厚的家风氛围,教育孩子们长大后要孝老、敬老。


       走出爱莲家祠,漫步在进士街、举人路、秀才巷中,只见一幢幢古宅相连,一条条小路交错,古建筑群布局并不显宽敞阔绰,丝毫没有张扬气派。家风无形,静水流深,“百年清官村”良好的家风传承,犹如无形的财富,支撑一个个家族栉风沐雨、走向辉煌。(桂林市纪委监委)

编辑:林贵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