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散文 | 明月高悬 不辜彼苍之厚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作者:吴柳泉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02日 09:00 打印

  入冬的满月不像八月十五那样温润团圆,清冷的月光透过疏细窗框照在案头的旧书上,沈三白的笔墨记述随着明月映上心头。

   

  《浮生六记》有看到凄美爱情,有看到古时生活,我亦看到梅逸先生的人品高洁。

   

   

  沈三白习幕经商,浪迹四海,生活窘困,寂寂无闻,一生坎坷,但其却说“天之厚我可谓至以”。

   

  不恋功名,不贪荣华,沈三白与妻子陈芸过着躬耕田园、布衣蔬食的简朴生活,追求精神的自在和愉悦“布衣菜饭,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也”。多年前的世界,那时的万家灯火中有一盏便属于这对夫妇的。

   

  在这漫长的时光里,因“苟不记之笔墨,未免有辜彼苍之厚”便有了如今时隔数百年的人间此世,便有案头月光里的《浮生六记》,便有我与沈三白高洁品性的相聚。

 

   二

   

  “芸竞以之死”。1803年陈芸病逝,一年后其父撒手人寰,两年后其子逢森又离世,人到中年,忽然丧妻,然后丧父,继而丧子,这是怎样的际遇?

   

  民国托名而补的《养生记道》说其“求赤松子于世外”,概是由于民国时与沈三白一样颠沛流离、家破人亡的文人墨客不知凡几,当时只能在这极端痛苦的煎熬中寻仙问道才能带来些许幻想慰藉吧。

   

  正如马致远所写元代杂剧故事《邯郸道省悟黄粱梦》,吕洞宾在赶考途中梦到自己做到天下兵马大元帅,功成名就时却“道是西边上卖阵走回来,谁教你贪心爱他不义财”被发配边关,家破人亡。吕洞宾被仙人化梦点醒“一梦中尽见荣枯,觉来时忽然省悟,则今日证果朝元,拜三清同归紫府”出世成仙了。

 

 三

   

  月上蕉窗,风生竹院,当对景怀人之际,忽想若是沈三白和芸娘生在此世当如何呢?

   

  不会再有封建“礼法顾忌”对陈芸的迫害,以及这些凄凉遭遇,不用求仙梦道,便可悠然于世间。

   

  着眼历史、现实和未来,生逢于如此盛世,正是中国共产党坚强领导带领全国各族人民砥砺奋进、接续奋斗,扭转了历史命运,取得了如今的伟大成就。建党百年,正是风华正茂,全面从严治党向更广范围、更深层次推进,正风肃纪、激浊扬清,不是黄粱一梦,祈求神仙救世主,而是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坚定不移推进正风肃纪反腐,为现实中海晏河清、朗朗乾坤奠定了坚实基础。

   

  明月如镜,高悬于天,作为一名纪检监察干部,我愿做寒山之上一苍松,直面劲风,笑对拱手。(柳州市柳北区纪委监委)

编辑:何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