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小小说|位置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作者:颜彦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24日 15:39 打印

  夜已深,组织部长长青毫无睡意,他瞟了一眼墙上的时间,刚过一点,抽根儿烟吧。

 

  明年恰逢换届,长青也正值不惑之年,算算日子,他已经在组织部这个位置上连任两届了,再往上走的希望已是渺茫,在这个最后关头,该怎么做好“移交”呢?

 

  长青陷入了沉思,“移交”的对象应该左右通得过,上面能点头,又合自己的心意。

 

  思来想去,他决定在下属中选拔“人才”,正好今年让一些人挪挪屁股,才能为明年的可选之人腾位置。

 

  长青数算了一下自己手底下的两个副手,一个办事严谨,为人正直,可是不太会打点人情往来,还缺少“底气”;另一个虽然工作时间不长,却常常能揣摩他的心意,且其爱人也属于公职人员,“底气”十足。

 

  长青心中有谱了。

 

  周末晚上,组织部副部长陈浩提着两个塑料袋,出现在长青家门口。

 

  “今天找你来,是有一件事请你参谋参谋!”长青开门见山,“明年正好换届选举,组织上需要新鲜血液充实力量,我现在这个位置由谁来补?你怎么看?”

 

  “才、能,二者当然不可或缺,可‘底气’也不能少。”陈浩揣摩着长青的意思,小心翼翼地回答。

 

  “不愧是年轻人,脑子转得快,我也直说了,我想推荐你当下届组织部长。”长青看着陈浩一字一句的说。

 

  接着,他喝了口茶,似乎为难地说:“这事儿难,也不难;说不难,也难。”

 

  “部长,如果这事儿能成,我一定不会让您白费精力的。”陈浩自然明白“不难”的意思,他指了指带来的塑料袋,“这是提前给您带来的礼物,您先笑纳,明晚上我再给您带点‘家乡特产’……”

 

  第二天晚上,陈浩将20万元现金送到了长青家。临走时,他听到长青大声说:“放心吧,这单我买了。”

 

  没想到,陈浩刚回家,电话就响了,“你给我的东西,里面有假货,你知道吗?”电话里长青怒气冲冲地说完,就挂了。

 

  陈浩犹如吃了一只死苍蝇一般难受,因为这钱也是镇上的一位副职的“进贡”,自己还没捂热乎呢,就“上缴”了。

 

  这时,陈浩的电话又响了,“陈副部长,我们是纪委的,明天想到您办公室约谈一些事宜……”陈浩心里“咯噔”一下,出事了?

 

  “陈副部长,我们发现你们组织线上一名镇级干部有优亲厚友、吃拿卡要现象,我们实地调查后,他交代,一部分资金送给了你……”

 

  陈浩眼见事情败露,老老实实交待了。

 

  一个月后,长青进入了留置地点的专属“位置”。

(南宁市西乡塘区纪委监委)

编辑:杨意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