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小小说|谁“太蠢”?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作者:王湘瑜、韦秋伶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24日 10:47 打印

  “太春呀,我给打听到了,今年县里事业单位编制空缺不多,到县里上班这事有点难办……”杨局长顿了顿,眼神闪过一丝狡黠,他双手食指交叉对着旁边李太春比划了个“十”。

 

  李太春,今年三十多岁,大学毕业后参加各种考试,五年前终于考进了乡镇计生站。

 

  因为父母岁数大,身子不如从前,乡镇卫生院医疗条件有限,为了方便就医,李太春一直想找机会调到县里。得知远房表舅在县里当局长,太春多次联系这个“当官”的表舅,今天正好表舅到镇里检查工作,趁别人不注意,他便悄悄跟表舅问起这事。

 

  “表舅,您也知道我家的情况,我爹只是一个村里退休教师,母亲就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民。您说的这个数,哪怕我在乡镇干一辈子,那点工资根本凑不到这数啊!”太春为难地搓着双手。

 

  “你是家里的独子,好不容易才考进了镇计生站事业编,工作能力大家都有目共睹,但每次提拔或者晋升,都轮不到你。”杨局长看到李太春没有明确表态,接着说:“你也不想在镇里待一辈子吧!”

 

  “表舅,这个‘数’,我还要回去和家人商量商量。”

 

  “这还用再商量?我作为长辈,都已经决定拉下我这块老脸冒险去帮你,你可别在关键时候掉链子哦。这个‘数’没到位,我想帮你打点调动的事都没办法。”

 

  “表舅,这事还是让我再回去想想吧。”

 

  “我看你啊,别叫李太春了,干脆叫李太蠢得了!你自己好想想吧!”话毕,杨局长头也不回,快步走开了。

 

  当天晚上,李太春回到家吃饭的时候,想了好久,还是决定和父亲商量杨局长白天说的事情。

 

  “你这是中了什么邪!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听谁说的?难道你认为那些当上领导的都是走歪门邪道来的?”父亲反问太春。

 

  “跟我同年考上的同事,不都‘这样’到县城上班了。我勤勤恳恳在乡镇五年了,年年评优,但是就是没有提拔的机会。”太春不服气地说。

 

  “没能提拔肯定是有什么不足的地方,说明还得继续努力。石灰千锤万凿才能出深山。毛主席当年领导成立的新中国,带领战士们也是经过多年的抗战才能达成的。”父亲安慰着太春。

 

  “那这事您就甭管了,我再找其他人借借钱想想办法。”太春不耐烦地埋头吃着饭。

 

  “你这叫行贿你清楚吗,这是违纪违法的啊!你……你……你真的太蠢啦!”太春爹用力地拍了拍桌子,“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动什么歪心思,就不要认我这个爹!”说完,起身回了房间。

 

  太春被父亲这次重重的“拍案”彻底惊醒了。

 

  自那以后,太春就再也没有和这个表舅提过调动的事,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靠真本事考进县里,走出自己的一条路。

 

  不久后,太春终于通过自己努力成功考到了县纪委。

 

  一天,同事交给太春一份厚厚的已经整理好的材料,是关于行贿受贿的案件,且被举报人现在已经在谈话室了。太春打开材料,看到了被举报人的名字,太春心里咯噔了一下。再翻到材料盒里一沓银行往来流水单,转入的金额都很大,其中有几个转款人姓名让他特别熟悉,那是同期和他考入乡镇工作的同志。

 

  “你好,我是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叫李太春……”关上材料盒,推开谈话室的门,太春对被举报人进行了自我介绍。

 

  对方看到太春显得十分惊讶,抬起头看着太春小声嘀咕着:“看来,你不是太蠢,我才是啊……”说完,昔日无比风光的杨局长羞愧地低下了头。(南丹县纪委监委)

编辑:林贵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