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八桂古代清官廉吏|谢济世:不畏权贵 刚正不阿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作者:韦钰琴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26日 16:47 打印

谢济世(1689年-1755年),清朝文学家,字石霖,号梅庄,广西全州县龙水镇桥渡村人,康熙四十七年,举乡试第一。康熙五十一年(1712),中进士,改庶吉士,授检讨。卷入文字狱而被罢官。著有《以学居案集》《史平》《纂言内外篇》《离骚解》《西北域记》《清史列传》等并传于世。

 

谢济世铁骨铮铮,疾恶如仇,为民请命,不畏权贵。一生四次被诬陷,三次坐牢,两次丢官,一次陪斩,一次充军,历尽坎坷,一生充满传奇色彩。

 

博学多才

 

谢济世从小天资聪慧,过目不忘,加上勤奋,年少时已名冠全州六乡了。有一年全国举行统考,各地有才学的人都争先恐后地进京参加考试。谢济世也赴京参试,结果名列榜首,独占鳌头。

 

那时的状元是要招为驸马的,主考官见谢济世虽中状元,但他相貌平平,又黑又矮,就立即禀告皇上。皇上看了谢济世的相貌,也觉得招为驸马不够条件。大臣们既不好违背皇家祖例,又不好逆了皇帝心意,就提出殿试,状元与榜眼再争个高低,因为榜眼的相貌比谢济世高大英俊得多。

 

这时一考官提议,在一座有两层楼高,供奉皇上先祖的大堂上,放两担空水桶,状元与榜眼二人同时取桶到指定的井里挑水,哪个挑水先到楼上供奉香火的地方,就是状元,并招为驸马。

 

这样做明显是让身材高大的榜眼夺魁,谢济世也明白这个意思,但怎好跟皇上讲。口令一发,那位榜眼立即挑着水桶下楼挑水去了。谢济世不慌不忙地到供桌上拿起一个装香的小铁炉,倒掉香灰,走到指定的井边,将小香炉装满水端到楼上供桌上放着。等不多久,那位榜眼挑着满满的一担水,上气不接下气地来到楼上。大臣们心想看你谢济世有何讲法。一考官说:“谢济世你认输了吧。”谢济世说:“不,我比他先到。”考官说:“他满满的两桶,你才那点水。”皇上也接着说:“是呀,才有大小之分,水有多少之别呀。”谢济世跪下说:“皇上,我衷心拥护你铁打的江山,一桶(统)天下,哪有两桶(统)天下呢?他居心不良。”大臣及考官们听了吓得哑口无言。

 

皇上看到他装水的香炉确实是铁铸的,而且自己希望的确实是铁打的江山,一统天下。于是频频点头道:“谢济世,你不但是才高八斗,满腹经纶,而且智慧过人啊!不过你的相貌是差了点,招为驸马,公主可能有些不同意。”谢济世忙说:“微臣家有糟糠之妻,岂敢再娶。能够在京为朝廷效力,为民请命也就如愿了。”结果皇上就封他为谏大夫。

 

不畏权贵

 

雍正四年(公元1726年),雍正四年(1726年)十一月,谢济世考选为浙江道监察御史,时年38岁,身为御史,谢济世清正廉洁,弹劾从不怕权势。

 

谢济世上任不到十天,他就上疏弹劾河南巡抚田文镜营私负国,贪虐不法,不顾百姓死活、大灾荒照样征粮,并“列举十罪”。当时的田文镜,正是雍正的宠臣,被誉为“天下第一巡抚”,谢济世的弹劾,引起雍正不快,将奏章扔回给谢济世,而谢济世还坚持要上疏。雍正帝发现谢济世所劾与李绂所劾内容一致,下令将他革职并严刑讯问是谁指使他弹劾自己亲封的“天下第一巡抚”。

 

负责审讯谢济世的是刑部尚书励杜讷,励杜讷问谢济世“背后的指使者是谁?”,谢济世回答:“孔、孟。”励问何故,答:“读孔孟书,当忠谏。见奸弗击,非忠也。”雍正最后把谢济世发配到阿尔泰。

 

刚正不阿

 

乾隆元年,谢济世复官后改任湖南粮储道,道谢济世在长沙查知衡阳知县李澎、善化(今属长沙)知县樊德贻违反朝廷规定向当地加重征粮。于是,他给湖南巡抚许容写信揭发两知县的劣迹。而这两名知县,正是许容的心腹,许容自然不甩谢济世这位新来的。

 

谢济世见许容那边没动静,便去拜会。交谈之中,许容多次想拉拢谢济世,但谢济世无动于衷,许容见谢济世不给自己面子,还这么较真,于是他先发制人,向朝廷诬告谢济世。诬告信的内容是:谢济世本是先朝罪臣,被贬官戍边,今上登基后,被重新起用,他却不思尽忠报效皇帝,整天酗酒游荡,狂妄放纵,目无上司,行为很不检点,缺乏大臣之体,而且贪婪成性,索贿受贿,强迫市民以高价购米,浮收价银,差额归己等等。仔细看诬告内容,纯粹是官样文章,把这些内容随便加到任何一名粮储道的身上,都能成立。山高皇帝远,乾隆皇帝看罢许容的奏稿,勃然大怒,下令先将谢济世罢官下狱。

 

谢济世被关押后,首先是湘籍在京人士议论许容是个妒贤嫉能的人,其次是谢济世被参之日,长沙街头出现小字报说谢济世是“民之父母”、“正大君子”,加上忠良进言,乾隆觉得这其中有践跷,便派出户部侍郎阿里滚去查,终于查出许容诬陷谢济世的证据。

 

乾隆下令将许容解任,被谢济世揭发的那两名知县也被革职,谢济世无罪释放,补授湖南驿盐长宝道。但许容等人虽被革职,门生故吏很多,处处伺机报复。谢济世便请求调往广东,新任湖南巡抚蒋溥,认为谢济世著书立说,是“离经叛道”,于是密奏乾隆说:“地方绅士等很多人与谢往来,拜为门生,且说谢年纪已大,‘不能表率僚属’,擅自请调广东等”。乾隆也认为谢济世“不知感谢朕恩,乖张狂妄”,令五十六岁的谢济世退休回籍。

 

大凡为官者退职还乡,多少有礼品赠送地方官,但谢济世两袖清风,无以为送。全州知州吴绪永(《全县志》为吴永绪)既不满意他无馈送,又担心有把柄让他抓住,便想找人捏词诬告谢济世,但无人响应。

 

谢济世退休在家,称病杜门谢客,乾隆二十一年(1756)逝世,享年六十九岁。(柳州市鱼峰区纪委监委整理)

编辑:杨意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