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以诗读史 风骨极致 ——从毛泽东诗词中领略中国共产党人的风骨与风采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作者:蒋齐琴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26日 15:41 打印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时值红军长征胜利85周年,再读毛泽东的诗词,依然能感受到往昔岁月的艰辛与壮阔。其实,不止是长征,从“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到“何以报仇,在我学子”,从“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到“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毛泽东的诗词不仅记录了个人的心路历程,更记录了中国革命的历史发展脉络,就像一个个文化符号,深刻地烙印在每个中国人的心间,又如一面鲜艳的旗帜,引领着我们不断前行。

 

国共合作时期:担当作为的理想信念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站在橘子洲头,面对长沙的秋景,毛泽东一改历代文人墨客“自古逢秋悲寂寥”的伤感,反而充满了蔑视统治者、改造旧中国的豪情壮志,这也反映了革命青年以国家命运为己任,敢于担当、敢于作为的理想信念。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毛泽东与所有革命青年的回答不言而喻,那必然是“风华正茂”的“同学少年”,唯有他们,才能“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唯有他们,才是新世界的开拓者。

 

红军长征时期:人定胜天的乐观主义

 

  红军长征时期是毛泽东诗词创作的高产期,也是最为出彩的时期,正如两万五千里的红军长征一样,在中国革命历史上留下了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1935年2月,红军征战娄山关,面对种种困难,没有一个人低头,而是燃起了熊熊的火把,照亮了寒冷的冬夜。凶猛的敌人阻挡不了他们,恶劣的环境征服不了他们,血战湘江、强渡乌江、飞夺泸定桥、爬雪山、过草地……重重艰难险阻磨炼了红军战士的钢铁意志,绽放出鲜艳夺目的革命乐观主义花朵,同年10月,回顾一年来的长征历程,毛泽东豪情满怀地挥笔写下“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与“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相似,毛泽东1936年写下的《沁园春·雪》中,“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同样大气磅礴,同样纵横千里,同样充满了人定胜天的豪情,与尾句的“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不谋而合,强烈地抒发了无产阶级要做世界新主人的雄心壮志。

 

抗日战争时期与人民解放战争时期:从容不迫的斗争气魄

 

  正如毛泽东诗词的内容一样,中国革命的历程是百转千回的,正如毛泽东诗词的风格一样,中国革命的历程是波澜壮阔的,中国共产党人的品格是风骨与风雅并存的。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1942年,戴安澜将军率领中国远征军赴缅甸作战,面对力量数倍于己的日寇,戴安澜将军带头立下“誓与同古共存亡”的遗言,在12天的苦战之下,取得了二战前期远东战场上的唯一捷报。5月之时,戴安澜将军战死,毛泽东作诗一首缅怀,“外侮需人御,将军赋采薇”。与戴安澜将军一样在国难当头下挺身而出的,还有千千万万的中国战士,他们临危受命、奔赴战场,却在正气凛然中始终保持雍容不迫的气度。

 

  抗战胜利后,为了歼灭反动派、解放全中国,人民解放军慷慨激昂,持续夺取胜利。1949年4月占领南京后,毛泽东同样挥洒笔墨,写下了“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毛泽东此句化用于李贺,却与李贺诗中的凄苦和伤情截然不同,处处充满了新事物必然会取代旧事物的希望,也反映了举国上下在中国革命迎来胜利曙光时的昂扬斗志。

 

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不负朝夕的实干精神

 

  新中国成立不是中国革命胜利的终点,而是新的起点。面对一穷二白、百废待兴的新中国,毛泽东在回赠柳亚子先生的诗句中写道:“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不因眼前的困难而气馁,只对未来的道路充满信心。

 

  “不管风吹雨打,胜似闲庭信步”,是毛泽东的个人风采,更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真实写照。面对国内的暂时困难,始终保持着“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的乐观;面对国际霸权主义的威胁,也不过将其看做“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国内外的形势瞬息万变,而唯一不变的,是“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是中国共产党人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分秒必争、不负韶华的实干精神。

 

  回首过往,峥嵘岁月不曾被遗忘;展望未来,美好蓝图已在脑海间。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在长征胜利85周年之时,我们依然能从这位“正事写史、余事写诗”的诗人革命家、革命家诗人的诗与词当中回顾万里行程、重温熠熠初心。脚穿战靴,不忘草鞋,面对新时代的长征路,新一代的中国共产党人也必然会走出新的风骨与风采!(南宁市邕宁区纪委监委)

编辑:杨意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