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手记∣“锱铢必较”的监督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作者:罗利峰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14日 16:35 打印

  2021年5月底,位于广西-东盟经开区内的东盟李宁中心项目用地征收工作经历了将近6个月的攻坚战后,终于接近尾声。

  

  6月29日上午,我作为项目督查保障组组长,一大早带队到该项目征地现场对征拆区域拆迁进展情况进行现场督查。

 

  伴随着一阵阵震耳欲聋的机器轰鸣声,一栋栋房屋轰然倒塌……

 

  待机器转移地点后,那些围观机器运作的群众突然扯掉警戒线,一窝蜂的冲向倒塌的建筑物场地,有的拾木材、有的切割废弃钢材……

 

  而在废墟旁边的小路上,停着数十辆满载建筑废料的农用三轮车。

 

  我疑惑,现场还在搞拆除,群众就这样明目张胆收集建筑废料,也没人管?

  

  “阿姨,您捡这些建筑废料干嘛呀?”我向现场几个正在收集建筑废料的群众提出了疑问。

  

  一位阿姨边拾起能用的琉璃瓦片边说:“反正也没有人要了,这些瓦片我捡回去可以搭棚用。” 

 

  另一位大叔切割着裸露的钢筋插话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捡回去,拉到废品收购站还能换点钱。”

 

  “是啊是啊,这些建筑垃圾反正也没人要了,丢在这里怪可惜的。”  

 

  ……   

 

  我不禁想,建筑废料如果不能及时处置,势必影响环境造成污染,群众捡“垃圾”也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而最重要的问题是拆迁现场的建筑废料应该由谁来处置?

 

  随后,我又走访了多个项目拆迁现场,发现群众哄抢建筑废料的情况普遍存在,但开发区所属十个基层国有农场90多个自然村屯除明确土方建筑废料处置之外,竟然没有一个农场关注到建筑废料的处置问题。

 

  为了核清建筑废料权属问题,我们来到了南宁侨兴房屋拆迁有限公司了解相关情况。

 

  “隆总经理,开发区征拆区域实施保护性施工时,群众哄抢建筑废料,您知道这个事吗?”

 

  “知道啊!但这事不好管呀!拆除现场我们设有警戒线,安排有工作人员、防暴队员维护秩序,但我们公司没有执法权,只能劝离群众,凭我们几张嘴,群众不听呀!之前我们也报警了,但是公安部门来了以后,也只能对群众进行劝阻。”隆总经理向我们倒起了“苦水”。

 

  “你们有跟管委相关部门反映或商讨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了吗?”

 

  “反映了,但是建筑废料处理过程产生的人工费太多,得不偿失,所以大家就不愿意管了。”

 

  在侨兴公司,我调阅了开发区征拆部门与拆迁农户签订的协议,发现待拆房屋已经进行了评估补偿,农户房屋在腾空后,所有建筑在拆除过程中产生的废料的处置权将归管委会所有。

 

  回到单位后,我专门向废品站咨询建筑废料回收价格,同相关工作人员对涉及建筑废料的问题进行了粗略的估算。一栋拆迁房屋大概能拆出35根左右木材,每根大概8元左右,琉璃瓦片1000-1400片,每片0.5元,加上铝合金、钢筋等废料,每户拆迁房屋除土方外还能有500元左右的处置收益。

 

  目前,开发区项目征收用地涉及拆迁农户高达五百户,总体折算下来,建筑废料的无人监管,将造成一笔数目不小的集体资产流失。 

 

  结合廉政风险点,我们对相关条线工作人员进行了谈话提醒,同时督促侨兴公司、华侨农场针对暴露出废旧集体资产处置不规范问题,出台废旧集体资产处理相关规定,对涉及拆迁过程中出现的建筑废料处置需走招投标程序,及时挽回数十万元的经济损失。此外,华侨农场纪委还将废旧集体资产处置纳入日常监督工作,有效防范廉洁风险。

 

  公款姓公,一分一毫都不能乱花;公权为民,一丝一毫都不能私用。纪检监察干部作为监督执纪的“守护者”,只有以“锱铢必较”的决心对集体资产的处置进行监督监管,才能保证公物姓公,任何人都不能随意处置。(南宁市纪委监委驻广西-东盟经开区纪检监察组)

编辑:林贵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