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手记│引来幸福水浇灌新生活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作者:廖永松 赵翔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07日 18:11 打印

  “大爷,您看我们种的玉米发芽了,您就放心吧,今年肯定能有个好收成,养猪喂鸡鸭不用愁了。” 4月6日,我和虾洞村林田屯的李大爷到他的地里查看玉米种植情况。一片绿油油的玉米苗长势良好。

   

  “是呀,这还多亏了你和驻村的几个小伙子,更多亏了你带领我们建了水池,不但解决了饮水难题,农作物灌溉难题也解决了……”李大爷开心地说。

   

  水,是生命之源。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强调兴旺产业,打造宜居生态,而水资源是乡村生产、生活、生态的基础性资源。李大爷说到“水池”,我脑海中就想起我与乡亲们一起建水柜的事情,似乎听到了哗啦啦的流水声……

   

  2018年4月,我有幸被单位和市委组织部选派到罗城县怀群镇任脱贫攻坚(乡村振兴)工作分队队长。来到虾洞村,我发现这个村存在取水不方便、供水不正常的问题,“望天吃水难”是这个村的真实写照,严重影响着广大群众的日常生活。

   

  让群众喝上“幸福水”是百姓生活和发展致富的基础保证。我下决心和同事们解决好群众饮水难题。和村两委商量达成一致意见后,我们实地勘察、走访调研,决定在马屯屯水源点建设一个人饮工程,可以同时向马屯、谋洞、上林、下林、林田5屯集中供水。很快,我们就收到了县里的项目批复,虾洞村第一个人饮工程项目开工在即。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盼星星盼月亮,期待着施工队尽快进村。9月20日,我们终于迎来了施工队,村民们也都满心欢喜。

   

  “赵队长,人饮项目做不下去了,群众意见很大,施工队没办法进场施工……”高兴的劲还没过,第二天一大早,村党支部蒙副书记就来到村委向我反映情况。

   

  “怎么可能,没搞错吧?你说的是我们村的水柜项目吗?”

   

  我第一反应是不可能。因为项目建设前都已经走访调研过,也征求了几个屯的意见,大家都很希望看到饮水问题能得到有效解决。

   

  得到蒙副书记的肯定答复后,我整个早上都在想,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既然待在办公室摸不着头脑,我决定到屯里转转。

   

  “大家为什么不同意建设水柜呢?可不可以跟我讲一下?”进屯之前,我先电话分别向各个屯的屯长、党员们了解情况。

   

  打了一圈电话,我了解到,上林、下林和林田三个屯的群众认为这个水柜项目建在马屯的水源地,不是建在自己屯的地盘,不同意继续建这个水柜,想通过阻碍施工这种方式来争取在自己屯再建一个水柜。

   

  了解了群众的想法,我和村委商量,决定组织上林、下林和林田三个屯一起开个水柜建设项目现场协调会。原定晚上八点开会,我们提前十多分钟到场,而三个屯的群众已早早围坐在屯前的空地上等待。

   

  “老乡们,赵队长这次来,主要就是听听大家的意见,水柜项目马上就施工了,大家怎么又反悔了呢?大家有什么想法都说说吧!”但现场却一片沉默,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欲言又止。

   

  “建水柜,对我们村来说,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大家怎么就不同意施工呢?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我们就先回去吧,明天向县里汇报,把村里的饮水项目取消了……”为了打破僵局,我故意说到,装着要离开的样子。

   

  “赵队长你等一等,我们不要马屯的水,我们要做自己的水柜。”看到我们要走,一名心急的群众坐不住了,大声说到。群众里一下炸开了锅。

   

  “那个水不好,我们不想用。”“那个水源我看过,根本不够用。”……壮话、桂柳话、普通话响成一片,我根本听不清楚大家在讲什么。

    

  “大家不要急,一个一个讲,不然我们也听不清楚大家在说什么。”我提高音量说到。

    

  “那个水源不干净、不卫生,水也不够多,我们这里的水源更加好,应该在我们的水源地建水柜。”人群中慢慢恢复平静后,一位年长的大爷说。

    

  “水源质量当时水利部门已经抽样化验过,水质是达标的,而且还对水源进行过勘探,下面有地下河,蓄水量很大,是能保证我们5个屯的村民常年使用的。抽样和勘探我们村委都在场,也有部分屯长、村民在场,这个问题大家不用担心。”我一边说,一边叫蒙副书记将化验单和勘探结果拿给大家看。

    

  “施工队偷工减料,本来应该用钢管来帮我们接水,但是他们用的是胶管。”一位年轻人接着站起来说。

   

  “这个涉及到材料的问题,我现在就咨询一下,如果材料有问题,我们纪委监委会第一时间查处。”说着,我拿出电话拨给县水利局吴副局长,并打开声音外放功能。

   

  “钢管易生锈且容易堵塞,现在饮水工程用的都是专用胶管,施工队是按要求来用料施工的……”县水利局吴副局长通过电话向大家解释。刚刚发声的年轻人低下了头,不说话了。

 

  “每个屯都有做水柜的指标,我们不用他们屯的指标,我们自己有水源,我们要用自己屯的指标。”一位村民接着说到。

   

  “这位大哥,你从哪听到的小道消息呢?如果每个屯都有指标,那我们还用那么辛苦地去帮大家争取项目吗?上岩、虾洞两个屯也缺水,如果真有指标,他们为什么不建水柜呢……”我一连串的发问,问得那位大哥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就这样一问一答,协调会开到了晚上十一点多。随着疑问和问题一个个地得到解答和解决,村民原来紧张严肃的脸上,慢慢露出了质朴、憨厚的笑容。最后,村民们举手表决,全票通过了原来的方案。

   

   一个月以后,项目顺利竣工,哗啦啦地流水,顺着纵横交错的管道,流进各家各户,滋润着群众的心田。5个屯的村民不再用长途跋涉去挑水喝,也不再因为天气的原因没有水喝了。一位80多岁的老婆婆拧开水龙头,捧起自来水,热泪盈眶,嘴里喃喃地说:“盼了多少年,我以为这辈子都看不到自来水牵到家里了,真是感谢党的好政策呀!”

   

   在第一个水柜项目建设的经验和基础上,我们先后筹集资金近400万元大力实施通屯道路和安全饮水工程,全村11个屯安全饮水100%全覆盖。通路,通水,农业产业也就发展起来了,全村桑树种植面积扩大到450亩,群众养蚕年增收4000元;我们还筹资22.5万元发展养兔产业;试点种植茶辣10亩;继续抓好核桃种植管护工作,建设百亩核桃高产示范基地1个......

    

  “赵队长,快回去吧,等下可能要下雨了。”李大爷的叫声,把我的思绪拉回到现在。    

   

  脚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走在田野的小路上,我深知,乡村振兴仍有不少硬骨头要啃、不少难关要攻克。现在,我的驻村工作即将画上句号,但我还想再干几年,如果组织需要,我愿意继续战斗在乡村振兴工作一线,与虾洞村的村民们一起奋力谱写乡村振兴新篇章。(河池市纪委监委)

编辑:何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