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画说家规家训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作者:潘彤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3日 19:24 打印

《诲学说》

  欧阳修(1007-1072),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唐宋八大家”之一。欧阳修四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对他的教育很严格,为节减开支,母亲用芦苇、木炭作笔,在地上或沙地上教欧阳修认字,欧阳修在家训中希望儿子能继续养成读书的习惯,并从书中学会做人的道理。于是他在教导二儿子欧阳奕努力学习时写下《诲学说》:“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然玉之为物,有不变之常德,虽不足以为器。而犹不害为玉也,人之性,因物则迁,不学,则舍君子而为小人,可不念哉?”

 

《袁氏世范》

  袁采,生年不详,卒于1195年,1163年进士,后官至监登闻鼓院,类似负贵信访接待,为官刚正。袁采为人才德并佳,时人赞称“德足而行成,学博面文富”。在任乐清县令时,他感慨当年子思在百姓中宣传中庸之道的做法,于是撰写《袁氏世范》一书用来践行伦理教育。《袁氏世范》深入浅出,娓娓道来,如话家常,所以又称《俗训》。书中有许多句子十分精彩,如“小人当敬远”“厚于责己而薄责人”“小人为悉不必谏”“家成于忧惧破于忽“党人不知白警”等等。《袁氏世范》很快便成为私塾学校的训蒙课本,历代士大夫都十分推崇该书,奉为至宝。

 

《朱子家训》

  朱柏庐(1627-1698),明末清初江苏昆山县人,著名理学家、教育家。朱柏庐的父亲在守昆山城抵御清军时遇难。朱柏庐侍奉老母,抚育弟妹,播迁流离,备极艰辛。他始终未入仕,一生教授乡里。他潜心治学,以程、朱理学为本,提倡知行并进,躬行实践。他与顾炎武坚辞不应康熙朝的博学鸿儒科,与徐坊、扬无咎号称“吴中三高士”。《朱子家训》全文五百余字,内容简明赅备,文字通俗易懂,郎朗上口,问世以来,不胫而走,成为有清一代家喻户晓、脍炙人口的教子治家的经典家训。其中一些警示语,如“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等,在今天仍然具有教育意义。

 

《弟子规》

  李毓秀(1647-1729),字子潜,号采三,清初著名学者、教育家。李毓秀科举不中后,就致力于治学。他根据传统对童蒙的要求,结合自已的数书实践,写成了《训蒙文》,后来经过贾存仁修订,改名《弟子规》。《弟子规》清代后期广为流传,几乎与《三学经》《弟子规》《千字文》有同等影响。

 

《包拯家训》

  包拯(999-1062),北宋名臣,做官以断狱英明、刚直面著称于世,有“包公”“包青天”之美誉。包拯以公廉著称,刚直不阿,执法如山。他在晚年为子孙后代制定了一条家训,云:“后世子孙仕宦,犯赃滥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之后,不得葬于大茔之中,不从吾志,非吾子孙。”共三十七字,其下押字又云:“仰珙刊石,竖于堂屋东壁,以诏后世”又十四字,“珙”者即包拯儿子包珙。包拯的这则家训是他生前对子孙的告诫,并让其子包珙刊石,竖于堂屋东壁,以照后世。这寥寥三十七字,凝着包公的一身正气、两袖清风,虽千载之下,亦足为世人风范。

 

《诫皇属》

  唐太宗李世民(598-649),唐朝第二位皇帝。在位时以文治天下,虚心纳谏。帝王家占有特殊位置,其代表作之一就是唐太宗李世民的《诫皇属》。太宗非常注重对皇子们的教育,经常告诫后代应当遵守道德规范,加强道德修养,掌握治国之道。在《诫皇属》中,唐太宗以自己勤勉政事为例。告诫“生于富贵,长自深宫”的皇属克制自己,珍惜财物,不可奢侈,每穿一件衣服,吃一顿饭,都不要忘记蚕富农夫的辛勤。在听闻决断的时候,不要先入为主,任凭自己的喜怒,要谦虚、善于听取不同意见,不要因为别人有短处就鄙视他们。也不要因为自己有优点就恃才而骄,要把敢于反对你的人当作老师,把逢迎你的人视为贼子。只有这样才能够永久富贵,贞正吉祥。

 

《颜氏家训》

  颜之推(531-591),祖籍琅琊临沂。先世随东晋渡江,他经历南北两朝,洞悉南学北学的短长。颜之推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处世哲学、思想学识,写成《颜氏家训》一书训诫子孙。全书共有七卷计二十篇,各篇内容涉及的范围相当广泛,但主要是以传统儒家思想教育子弟,讲如何修身、治家、处事、为学等。如他提倡学习,反对不学无术;认为学习应以读书为主,又要注意工农商贾等方面的知识;主张“学贵能行”,反对空谈高论,不务实际等。书中许多名句一直广为流传,如:“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自芳也;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自臭也。”“积财千万,不如薄技在身。”“幼而学者,如日出之光;老而学者,如秉烛夜行,犹贤于瞑目而无见者也。”“父子之严,不可以狎;骨肉之爱,不可以简。简则慈孝不接,狎则怠慢生焉。”

 

《诫子书》《诫外甥书》

  诸葛亮(181-234),我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也是民间传说中著名的智慧人物。诸葛亮46岁才得子诸葛瞻。他喜欢这个儿子,希望儿子将来成为国家栋梁。诸葛亮有两个姐姐,二姐所生子叫庞涣,深得诸葛亮喜爱。诸葛亮常年征战,政务缠身,但仍不忘教诲儿辈。他写给诸葛瞻和庞涣的两封家书,被称为《诫子书》和《训诫外甥书》。《诫子书》曰:“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诫外甥书》曰:“夫志当存高远,慕先贤,绝情欲,弃凝滞,使庶几之志,揭然有所存,恻然有所感;忍屈伸,去细碎,广咨问,除嫌吝,虽有淹留,何损于美趣,何患于不济。若志不强毅,意不慷慨,徒碌碌滞于俗,默默束于情,永窜伏于凡庸,不免于下流。”从两封信中可以看出,他对儿子和外甥的要求是一致的。

 

《命子迁》

  司马谈(?一前110),西汉夏阳(今陕西韩城)人,子司马迁,汉武帝时任太史令。司马谈学富五车,所以他后来做了汉武的太史令,通称太史公,享管天时星历,还职掌记录,搜集并保存典籍文献,这个职位是武新设的官职,可以说是为司马谈“量身定制的”,因此,他对武感戴德又尽职责。由于责任心极强,司马谈在临死的时候,拉着儿子司马迁的手,边哭边嘱咐,这就是司马谈的《命子迁》。司马谈希望自己死后,司马迁能继承他的事业,更不要忘记撰写史书,并认为这是“大孝”“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此孝之大者。”他感到自孔子死后的四百多年间,诸侯兼并,史记断绝,当今海内一统,明主贤君,忠臣义士等的事迹,作为一名太史而不能尽到写作的职责,内心十分惶恐不安。所以他热切希望司马迁能完成他未完的大业。司马迁不负父亲之命训,最终写出被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史记》,名垂青史。

 

《诫伯禽书》

  周公旦(约公元前1100),姓姬名旦,称为周公,相传他制礼作乐,建立典章制度,被尊为儒学奠基人。周成王亲政后,营造新都洛邑,大封诸侯,他将鲁地封给周公之子伯禽。周公告诚儿子说:“你不要因为受封于鲁国就怠慢、轻视人才。我是文王的儿子,武王的弟弟,成王的叔叔,又身兼领佐皇上的重任,我在天下的地位也不能算轻贱的了。可是,一次沐浴,要多次停下来,握着自己已散的头发,接持宾客,吃一顿饭。要多次停下来,唯恐因怠慢而失去人才。我听说,德行宽裕却恭敬待人,就会得到荣耀;土地广大却克勤克俭,就没有危险;禄位尊盛却谦卑自守,就能常保富贵;人众兵强却心怀敬畏,就能常胜不败;聪明睿智却总认为自己愚钝无知,就是明哲之士;博闻强记却自觉浅陋,那是真正的聪明。这六点都是谦虚谨慎的美德。即使贵为天子,之所以富有四海,也是因为遵循了这些品德,不知谦逊从而招致身死国丧,桀纣就是这样的例子,你怎能不慎重呢?”伯禽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没过几年就把鲁国治理成民风纯朴、务本重衣、崇教敬学的礼仪之邦。有道是“周公吐哺,天下归心”,周公对儿子的谆谆教诲,可谓良苦用心。


(梧州市纪委监委)

 

编辑:严雪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