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抵受不住诱惑,结果越陷越深
——梧州市水利局原局长、藤县原县委书记莫奕坚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作者:郑本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5日 16:48 打印

  “32岁任镇党委书记,35岁任副县长,41岁任市水利局局长,47岁任县委书记。”曾经拥有“几年上一个台阶”任职经历的梧州市水利局原局长、藤县原县委书记莫奕坚,随着职务的升迁,面对各种诱惑,纪法防线步步失守直至“决堤溃坝”,最终陷入腐败泥淖而无法自拔。


  据查,莫奕坚先后利用其担任梧州市水利局局长、藤县县委书记职务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现金人民币约327万元和港币10万元,东风本田轿车1辆(车款、税费、装饰等费用共计17.2083万元)、车位2个(购买价格为10.68万元)以及“帝陀牌”手表1块(价值3.46万元),并为他人谋取利益。


  在“一件西装”前伸出了手


  接受审查调查后,莫奕坚交代说,刚走上领导岗位时,自己确实也严格要求自己,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职务的提升、环境的变化,特别是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看到身边人或朋友日益富足的生活、不菲的收入,自己逐渐从最初的羡慕,发展成心理不平衡,再到渴望过上这种潇洒生活。


  俗话说,针尖大的窟窿能漏过斗大的风。莫奕坚自己的工资根本支撑不了他心中越来越渴望的那种“潇洒生活”。于是,对别人平时施以的小恩小惠,也就慢慢开始接受了。


  “我第一次接受别人贵重礼物的东西,就是那件西装。” 接受审查调查期间, 莫奕坚写下一份28页近万字的忏悔书,其中,有整整两页半纸,反省的就是这件让他现在想起来就“痛心疾首””的西装。


  莫奕坚交代,自己星期天逛商场的时候,看到成衣柜里有一件非常好看的西装,试穿之后觉得非常合身,但看到标价相当于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只好摇头走开。转悠了半天,自己又回到柜台再试穿,结果还是舍不得买。


  “当我带着遗憾走出商场的时候,一个相识的老板从里面追出来,把刚才那件西装塞给我,并说看到我喜欢穿着也合适,就帮买下了。”可惜莫奕坚当时未能战胜这个让他“一时遗憾”的“敌人”,“一件西装”最终变成了他“心头永远的痛”。


  “这是我第一次收下了别人贵重的东西。”莫奕坚交代,他穿着这件西装去上班,刚开始感到浑身不自在,好像大家都知道自己收别人东西。然而,听到旁人称赞说他穿上西装有型有款的时候,心里就飘飘然起来,开始对收受西装的事心安理得。


  调查发现,莫奕坚在担任市水利局局长、藤县县委书记期间,大肆收受下属、老板、商人的礼品和红包,收受的礼品从名酒、名表,到电视机、真皮制品、樟木书画箱。


  “我对别人平时的请吃请喝,开始乐意接受了,对逢年过节别人给的一些购物卡、提货单甚至红包,也开始遮遮掩掩地接受了。”莫奕坚在忏悔书中反省:“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防线一旦被打开,就会一溃千里。”


  让“一场饭局”搅乱了方寸


  “看到以前一些旧同事辞职经商后豪气十足,花钱如流水。自己就想,我也不差,能力水平也行,为什么他们过得那么潇洒而自己却囊中羞涩?”莫奕坚在忏悔书中,特别提到导致其“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扭曲”的那场“饭局”。


  “那天在饭店吃饭时,看到一个熟悉的老板吆三喝四、呼风唤雨,整个饭店都围住他团团转,好不威风,令人羡慕不已。” 莫奕坚回忆,刚开始担任领导职务时,内心非常感恩组织的信任和厚爱,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然而看到一些老板挥金如土、趾高气扬时,自己心理又开始不平衡了。


  “凭什么他有几个钱就好像高人一等,我当个领导还得看他脸色。”调查人员介绍,这场饭局之后,心态失衡的莫奕坚,竟然产生了“让他们拿点钱出来分享也是可以的”念头,并且很快就在“一个回合”斗争之后,“收受了从政之后的第一笔大额好处费”。


  莫奕坚交代,他担任市水利局局长不久,一个从事河道采砂的老板易某某约他到咖啡馆喝茶,第一次面对老板送来的10万元“感谢费”,他因害怕而不敢接受。过了三四个月,易某某把一个装有10万元现金的塑料袋塞到莫奕坚的小车上,说是给他过春节用。莫奕坚虽然忐忑了好几天,但一想到易某某的采砂工作已顺利结束并赚到了钱,莫奕坚竟然找到“自己安慰自己”的理由——“他也就是让出一点利润而已,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就这样,莫奕坚就不断以这个借口与有求于他的老板们“分享利润”。


  “反正也是老板赚来的利润,就算自己不收他的,他也会拿给别人或自己花费掉。”莫奕坚在市水利局担任局长期间,面对防洪堤工程材料供应商盘某某送来的58万元好处费,在“不拿白不拿”的心态驱使下,先后三次收受盘某某的贿赂款121万元。


  被“一群朋友”蒙蔽了双眼


  2020年9月,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黎健坤等54名被告人重大涉黑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其中,被判处无期徒刑的首犯黎健坤,这个非法敛财数十亿的黑恶团伙头目,正是莫奕坚结交的“朋友”之一。


  “当天下午下班前,黎健坤来到了我的办公室,闲聊一会后他说他的公司中标取得了浔江一个河段的河砂开采权,希望我对他给予支持和帮助。”莫奕坚交代,从2010年底开始,他认识了黎健坤这位想做河道采砂生意的“朋友”。调查人员介绍,黎健坤请莫奕坚“支持和帮助”,言外之意就是希望莫奕坚对他那家公司的“超采滥挖河砂”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莫奕坚当然对这位“朋友”的意思心知肚明。黎健坤交代,自己将一个装着50万元现金的塑料袋放到莫奕坚的办公桌上就走了。


  经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起至2018年10月,以黎健坤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盗采河砂、收取其他盗采船只“保护费”“资源费”以及其他方式,大肆聚敛财产多达数十亿元,同时实施3起非法采矿、1起故意伤害、3起强迫交易、5起敲诈勒索等,共计23起违法犯罪活动,造成了1人死亡、2人轻伤、3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


  据查,就在莫奕坚从市水利局局长岗位调任藤县县委书记前夕,黎健坤又打电话约他见面,希望莫奕坚到藤县任职后“继续支持”,接着把一个装有80万元现金的编织袋放到莫奕坚的小车上。


  “刚开始,有些老板在我的职权范围没有项目,收下他们的钱物以为都是朋友关系,没有考虑到他们对我进行长线投资‘围猎’,以后提出违规或者过分的要求时,自己怎么拒绝得了他们?”


  调查人员介绍,在莫奕坚结交的那些搞“长线投资”的“朋友”中,罗某某是其中一个。对于莫奕坚家里的事情,罗某某十分“上心”,从生活琐事,到房屋装修,到子女婚嫁,可以说事无巨细,俨然成了莫奕坚的“大管家”。


  “在市水利物资供应站站长向我汇报工作的时候,我跟他提起罗某某要求参与农村人饮工程管材供应招投标的事情,并叫他关注。”莫奕坚通过向下属打招呼,让罗某某“顺利中标”。为感谢莫奕坚的“关照”,罗某某先后送给莫奕坚现金人民币15万元、港币5万元、小桥车1辆、车位2个、名表1块。


  “一些老板围住我团团转,送钱送物给我,完全是因为我当时所处的职位和手中的权力,不论是任市水利局局长时还是县委书记时都一样。”莫奕坚在忏悔书中反省自己从被“围猎”到接受“围猎”的惨痛教训,并希望党员干部以他为反面教材,面对诱惑要经得起考验,一定要记住“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量纪量法分析


  经查,莫奕坚存在以下违纪违法和涉嫌犯罪问题。


  在违反党的纪律方面:莫奕坚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违规收受礼品、礼金和接受旅游安排;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生活纪律;违反国家法律法规,非法收受他人财物。


  在涉嫌犯罪方面:莫奕坚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莫奕坚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国家工作人员,丧失党性原则,背离党的宗旨,官商关系不“清”,谋取私利,严重违反党的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生活纪律,涉嫌受贿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乃至十九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不知止,性质严重,影响恶劣。2019年11月,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莫奕坚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20年6月,莫奕坚因犯受贿罪被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梧州市纪委监委)

 

编辑:严雪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