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搬进”新生活——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扶贫安居小记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5日 12:39 打印

  2020年5月20日,是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人民最难忘的日子。
 

得知毛南族整族脱贫、乡亲们生活有了明显改善,习近平总书记非常高兴,并作出重要指示:

 

全面建成小康,一个民族都不能少。希望乡亲们把脱贫攻坚作为奔向更加美好新生活的新起点,再接再厉,继续奋斗,让日子越过越红火。

 

毛南族是我国28个人口较少民族之一。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全县有毛南族6.45万人,占全国毛南族总人口70%。2019年底,环江毛南族自治县贫困发生率降至1.48%。2020年5月,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综合全国毛南族脱贫情况,毛南族已实现整族脱贫。

 

在开展脱贫攻坚解决贫困人口的住房问题中,全县充分利用国家扶贫资源,推进农村危房改造建房和易地扶贫搬迁安置进程,如期解决困难群众的稳固住房问题。截至2020年6月,全县通过农村危房改造建房,解决困难群众住房4800户,易地扶贫搬迁安置4378户。

 

本文选取几个(易地)扶贫(搬迁)安居事例,讲述贫困户在易地扶贫搬迁政策扶持和自身努力下,如何把自己“搬进”新居、“搬进”新生活、“搬进”新时代的。

 

从危房到新居

 

“全家四口人,父母年迈,老婆患有先天性哮喘,是个药罐子,下不了地,干不了活。孩子小,就我一个劳力。种几亩田地只能糊口,过日子难啊。住着摇摇欲坠的危房,时时担心会坍塌。但没有办法呀。2019年政府支持贫困户建房补助力度大,我咬紧牙骨,借钱也要把房子盖起来。”驯乐苗族乡北山村洞茶屯韦可茶说。


  这是笔者的帮扶联系户。一位40岁的汉子面对一个病、老、小的家庭状况,也是满面愁容,无计可施。家里不多的收入都用在糊口和买药上。无余钱修缮房子,别说建新房了。


  老房的山墙裂开了拳头大的缝隙,房梁,椽子、檀条等严重腐朽,柱梁倾斜,用一根柱子顶着,房顶漏雨;2017年经住建部门鉴定为D级危房,建议拆除重建。韦可茶在搬迁安置和推倒重建中犹豫了好久。后来考虑自己家庭的具体情况,还是选择原地建房。


  环江毛南族自治县脱贫攻坚“住房保障”专项行动实施方案明确分类补助标准,韦可茶是低保贫困户,可得到政府危改建房补助资金3.1万元,加上自己东挪西借,勉强够预定钢筋、水泥 、火砖。


  2019年8月,他下定决心拆了旧房。为了节省开支,除挖地基、倒板请人帮工外,其余的全是找兄弟邻居帮忙,自家人能做的全部自己做,虽然工期长一点,但省了一大笔工钱。当年年猪肉贼贵,就算不付工钱,管饭,买菜买肉也花销不少。


  当年11月10日是韦可茶新房封顶大吉的好日子,头天晚上打电话给我:韦姐,明天我倒板,你有时间来拍个照什么的!电话里掩饰不住的高兴!


  韦可茶被列入2018年农村C类低保户。村委安排他做生产队的护林员。他自己还种桑养蚕,几亩田地,有一些收入,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


  一家人于2019年底入住新房,在新房里迎来了2020年的春节。虽不是广夏,寒士也欢颜。解决了住房大问题,对今年能摘除贫困户的帽子,韦可茶充满了信心。

 

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毛南家园城西安置区全貌 (崖宝基 拍摄)

 

从上岭到城西安置点

 

2020年6月13日上午10时,我和自治县卫健委的小韦走访她的帮扶联系户----李桂坤。小韦手里提着一箱AD钙奶,她说李桂坤有个上幼儿园的小女孩,挺可爱的。


  李桂坤属在册建档立卡贫困户,老家在龙岩乡达洞村上岭屯,该屯属于“一分水土养不起一方人”的大石山区,山高路远,与贵州的从江县毗邻,离县城有100多公里。按照全县扶贫攻坚工作方案必须实行整屯搬迁。


  2018年5月李桂坤搬迁入住思恩镇城西安置点,A区44栋一单元505房。搬迁过来后,李桂坤平时做一些零工。那天他正好去帮住户安装水电,一天有两三百元的收入。去年买了车子,主要是方便出门做工。


  我们坐在客厅里和他老婆拉家常。客厅的整面墙是落地窗,宽敞明亮,100平米,水泥地板,没有精装修。他老婆叫张老谁,人长得壮硕,贵州从江县秀塘人。有一幅绣了大半的“家和万事兴”的十字绣搁置沙发上,针脚略歉粗糙。


  “是你绣的?”我们问。她有点羞赧:刚学,绣的不好。


  进门左手边的墙壁上钉有3张卡:帮扶干部联系卡,家庭医生签约卡,贫困户受益明白卡。家里有电视、矮柜、热水器、电饭锅、电磁炉,基本生活用俱齐全。朴素里有温馨的人间烟火味。


  小韦问她是不是想出去找点事做?她犹豫了一会:要看孩子哩,再说我也不会做什么啊。


  “扫地总会吧!不耽误你接送孩子。” 她想了想说,那就试试吧!小韦立即联系物业公司,帮她找到了一个保洁工的岗位,一个月干活15天,工资1200元。待遇低点,但能接送孩子上下学,还能顾家。


  我们下来时,小韦带张老谁到物业公司办公室签订用工合同。物业公司办事员电话核实社区管委的意见后帮她办了手续。

 

从大石山区到“皇城”脚下

 

从县城往西北4公里处,横着一排醒目大字“广西壮族自治区花山果海悠闲农业核心示范区选果场”。踏进花山果海,一条条水泥路把村庄和田园首尾串联,村后有一条搭着木板的步行道,依级而上,通向观景台,在观景台上可鸟瞰移民新村的全景。戏台、广场、停车场、祠堂,基础设施齐全,果园、庄稼,溪流在初夏的阳光下耀眼、生机、碧绿,青砖灰瓦的建筑掩映在果树和田畴间。这就是陈双村毛南族、苗族、瑶族移民点。


  政府给这个地方起了一个非常有喜感的名字:双乐组。


  陈双村评为国家级“民族团结示范村”,大多沾了双乐组毛、苗、瑶移民点的光。他们用20年的时间,从刀耕火种的原始农民一跃而成了具有科学管护机械耕作的现代农民,从深山老林的土著居民变成城镇居民,以前女孩不读书,现在全部完成九年义务教育。村里还出了3个大学生。2017年人均纯收入15000元。


  为什么毛、苗、瑶3个少数民族兄弟会聚居在这个美丽的村庄呢?


  韦玉荣一家是第一批从驯乐苗族乡的山岗、长北、镇北村一起迁移来的26户苗民之一户,是陈双移民点的创始人和开拓者。当时政府筛选移民的条件是“去两头取中间”。富裕户不要,贫困户不要。专挑有劳动力有移民意愿的农户。当时政府财力有限,扶持力度小。


  30多岁的壮汉韦玉荣坐在自己宽敞明亮的家里,给我们讲述20年前他们移民搬迁艰苦创业的故事——


  阿妈忧心忡忡地对阿爸说:山里再穷也不会饿死人,大山总不会亏待咱们的。阿爸说:娘们脑瓜,头发长见识短。别叨叨了,快收拾东西,跟我走。


  阿爸扛着编织袋装的衣被锅碗瓢盆,阿妈拽拉着弟弟、姐姐和我下山。赶了一天的路,傍晚才到“新村”。“新村”给我们的礼物就是1个简易棚,1亩水田,2亩旱地,10亩荒坡。

  移民后,阿爸比在老家更辛苦,一年四季,农活没完没了。有时阿爸也絮叨:山里有山里的好,质疑自己是否走错了路。这时阿妈反而劝慰阿爸,既来之则安之,好日子会来的。

  刚来时政府鼓励移民种蔗,用无息贷款解决机耕、化肥、蔗种的前期投入问题。每家种10来亩甘蔗。劳力多的勤快人家,又在周边开荒扩地,最多的人家有20来亩坡地。第一年种植甘蔗收回成本。
  
  1997年政府优先给我们安排了农村危房改造建房补助指标,一户5000元,我们又借了一些钱,建起了砖瓦结构的平顶房。


  2007年,政府找专家重新规划设计移民新村,四排房子依坡而建。当年阿爸把我们兄弟俩分了户,阿爸跟我,阿妈跟弟弟,得了两处房子。


  2012年政府统一帮我们装修了具有民族风格的仿古外墙,加了四角飞檐的木质结构顶层。各户自己内装修,我家铺了瓷砖地板,利用改厨改厕补助,建了卫生间,卫生厨房,自来水接到家里。后来政府又号召种柑桔,种红心香柚,柑果产量高,价格好,收入比甘蔗翻了好几倍……


  2017年,韦尚家收沃柑10万斤,收入30万元,他高兴地说:照这样下去,明年可以买个“四轮子”了。现在双乐移民点有18户买了家庭小车。


  韦玉荣家墙上的照片印证了他的幸福生活:花开富贵的装饰镜画,闺女读书的“三好生”奖状,美满的全家福照片。有一张他和老外的合影特别注目:2018年9月,他随团参加中德建交45周年拜罗伊特国际青年艺术节的活动,把苗乡的踩堂舞跳到了国外。


  “试移民”为韦玉荣一家带来了幸福生活,更为全县最早探索出“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大石山区农村脱贫致富的路子。(环江县纪委监委  韦静宁)

 

环江毛南族自治县陈双村双乐组移民新村(覃永耀 拍摄)
 

 

编辑:黄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