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王守仁:开院兴学 传播仁德

来源:《南宁古代清官廉吏》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9日 10:33 打印

  王守仁(1472—1529年),字伯安,别号阳明。浙江余姚人,因曾筑室于会稽山阳明洞,自号阳明子,学者称之为阳明先生,亦称王阳明。他是明代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和军事家,历任刑部主事、贵州龙场驿丞、庐陵知县、右佥都御史、南赣巡抚、两广总督等职,晚年官至南京兵部尚书、都察院左都御史。他两肩正气,文治武功堪称勋业,在中国的思想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1528年夏天。刚刚平息战事的南宁,街上还比较冷清。这天一大早,南宁城北门口一座新建成的房子前,突然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硝烟还未散尽,来看热闹的人便指着新房,议论纷纷。


  “总督大人建这房子是做什么用的?”


  “你不见门顶上‘敷文书院’几个字吗?门边还有一张告示,说不论是谁,有兴趣的话都可以到书院听总督大人讲课。”


  “现在仗刚打完,一切都乱糟糟的,我们都吃不饱肚子,谁还有心思读书?”


  看热闹的人们作鸟兽散。


  到了下午,没有一个人来报名。


  仆人把情况报告了书院的主人王守仁,王守仁皱了皱眉头。


  “大人,南宁的叛乱已经平定,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我们可以向皇上奏请回去。”


  “不。我们虽然平定了叛乱,但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既然我到这个地方担任都督,就要为这里的百姓负责。这里的百姓理学不明,人心陷溺,风教不振。如果思想没有提高,广西就不可能有新的发展,我将愧对头上这顶乌纱帽。”


  仆人说:“要不我们先可以抄写些诗书,分发给群众,让他们先了解书院的一些学习内容。”


  王守仁说:“这个方法可行,谁来我们都欢迎。”


  第二天,街头正好有一家客栈新开,那里有舞狮子,还有唱戏,非常热闹。王守仁让仆人把抄写好的诗书发给看热闹的人们。多数人拿到手里,随便翻翻就丢到一边,嘴里说:“这是什么东西,都看不懂。”


  仆人灰心丧气。王守仁说:“不要灰心,我们再想想办法。”


  敷文书院的公告栏贴出了新的告示,说明天谁在总督大人面前背出《礼仪》中任何一篇的,可以领取十斤米和一斤肉。次日一早,书院门口果真来了很多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因《礼仪》相对简单,很多人都能背出来。王守仁信守承诺,把米和肉发给能背出来的人,并说:“今天背出来的人,明天若能背出《尚书》里的其中一篇,我又给他十斤米和一斤肉。”


  这晚,张五家的肉香让隔壁的赌徒王三垂涎三尺,他厚着脸皮过来蹭饭。饭后,他说明天也想去书院背书。


  天刚亮,王三便起来。到书院后,王三流利地背出《尚书》里的文章。他虽然没有参加昨天的背诵,但现在也领到了十斤大米和一斤猪肉。他乐颠颠地一路跑回家。


  王守仁不拘一格的“招生”办法,很快让书院人气大增。三教九流、贩夫走卒,只要愿意听讲课的,都可以在书院找到一个座位。


  “先生把良知当作人心自有的定盘针,良知是衡量一切是非的标准。先生到广西之后,杀了一些人,这又如何用良知去解释呢?”王守仁在讲授“致良知”时,有一个青年人提出问题。


  在座的人闻言色变。王守仁神色凝重地说:“有些人不杀不足以让民安。只是人都是父母生的,我只能‘可抚则抚,可捕则捕’。用兵之法,代谋为先,应以争取民心为上。思恩和田州的卢苏、王受接受安抚,免了很多人的苦痛,我感到欣慰。”


  晚上,仆人对王守仁说:“这里的人真的是太难教了,我们还是早点离开吧。”


  王守仁说:“我喜欢有个性有独到见解的人。我相信仁德在这个地方会传播得很好。”


  一个捕快听王守仁讲学后,说:“您讲得很使我信服,只是我每天要处理很多事情,哪有时间来‘为学’呢?”


  王守仁说:“我何曾教你离开簿书讼狱去悬空讲学呢?你既然有官司的事要判,就在官司的事上为学,才是真格物。种种情况,如果能克去私心,仔细认真地处理,就是‘致良知’。”


  王守仁因材施教。哪怕是儿童,他也认真教他们洒水、扫地、应答、对对;引导他们“歌诗”以宣泄情感,“习礼”以动荡血脉、坚固其筋骨,读书以宣其志意。


  纯粹凑热闹的人后来不来听课了,但王守仁的学生还是越来越多。这一天,南宁三江口附近宋家秀才率一大帮子弟来捧场,并给王守仁煲好了治咳嗽的药汤。王守仁非常感动,不久后把合江镇的大片地盘划给宋家子弟开庄教学,并为宋村种下大榕树以作村胆。


  王守仁每日与师生朝夕开讲,其乐融融。他担心穷乡僻邑,自己不能亲到,就委陈逅任合浦县丞主教灵山诸县,季本任揭阳县主簿主教敷文书院。


  1528年年末,王守仁因身体原因,上疏告假。1529年1月8日,在回程船上病逝。


  南宁,是王守仁从政和传播思想的最后一站。他在南宁的时间只有几个月,然而,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光,他夙兴夜寐,勤勉为公;兴办书院,教化于民,尽显拨乱反正、济世安民之睿智,闪耀着灼灼夺目的人文精神。

 

编辑:严雪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