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桂林:悠悠廉韵寄山水 无瘴气有清风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1日 16:21 打印

  “未若独秀者,峨峨郛邑间”“桂林山水甲天下,玉碧罗青意可参”……桂林自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设始安县至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建城史。历代文人墨客深深折服于桂林山水之美,创作的桂林山水诗歌达五千余首,其中不乏清廉元素的好诗好句。


颜延之与“独秀品格”


  若论桂林山水诗之滥觞者,当推南朝宋时的文学家颜延之。南朝宋文帝元嘉初年(公元424年),颜延之为人清直,因刚正不阿,得罪权贵,被贬任始安太守(桂林旧名始安)。他挥笔写下“未若独秀者,峨峨郛邑间”的诗句,桂林城区主峰独秀峰之名由此而来。短短十字的一句残诗,既写出了独秀峰的形,又写出了独秀峰的神,堪称形神兼备。


  独秀峰南麓的宋颜公读书岩因颜延之在桂林任职时,在此岩洞中读书授学而得名,桂林的千年文脉由此而兴。此后桂林各地相继出现阳朔曹邺读书岩、全州蒋冕读书岩、永福王世则读书岩、恭城周渭读书岩等,直至抗战时期的“敌机在轰炸,我们在读书”的岩洞教育,朗朗书声传递千年,这正是桂林人文薪火的承传所在。


  颜延之曾以“竹林七贤”中五人为题,写过《五君咏》。后人在独秀峰读书岩附近建起了一座“五咏堂”,其中有黄庭坚书录清代梁章钜刻的颜延之的《五君咏》碑,该碑集南朝、宋、清三大文豪神韵于一身,堪称诗、书、刻三璧合一,此碑现藏桂海碑林博物馆。


  《五君咏》分咏“竹林七贤”中的阮籍、嵇康、刘伶、阮咸、向秀等五人。为什么颜延之只咏五贤?因为七贤中的另两人后来均贵显于世,颜公认为不值得他歌以咏之。毫无疑问,与谢灵运、鲍照齐名的颜延之,他的这种道德选择无疑会影响当时的桂林人。桂林地处五岭之南,若论中原文化南下对桂林的影响,将山水诗文、读书风气以及清正廉洁的士人风骨带到桂林的颜延之无疑是桂林这座城市人文历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


白居易与“柏署清风”


  自颜延之后,因桂林独特的自然和人文气质,从古至今,诗家们便不吝溢美之词,吟出了一篇篇、一首首动人的诗章。 桂林山水诗以唐代的诗人的作品最为出名。宋之问、王昌龄、杜甫、白居易、张籍、韩愈、李商隐等大文豪都为桂林创作了流传至今的山水诗。


  唐穆宗长庆二年(822)四月,秘书监严谟被调往桂州任桂管观察使,他在京中诗人朋友甚多,众好友为他设宴践行,席间为这位严大夫写下送别的同题诗:韩愈写下《送桂州严大夫》,张籍写下《送严大夫之桂州》,白居易下写《送严大夫赴桂州》。韩愈写下“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的千古名句叹桂林山水之美。白居易则另辟蹊径,对严谟的御史中丞这一“兼职”重点着墨,写下了“桂林无瘴气,柏署有清风”的名句。


  严谟任桂管观察使的同时也兼任着御史中丞,负责对六部及地方州县官员进行监督。当时的岭南对于士大夫而言是什么地方?更多的是流放之地,蛮夷之地,瘴气缭绕,路途遥远,言语不通,最重要的是远离京城政治文化中心。严谟从京城到桂州任职,虽是一方大员,对他来说估计也是心里有点郁闷的。白居易作为好友,自然理解严谟的心思,于是他写下这首《送严大夫赴桂州》安慰好友:“地压坤方重,官兼宪府雄。桂林无瘴气,柏署有清风。山水衙门外,旌旗艛艓中。大夫应绝席,诗酒与谁同。”你到桂州担此重任,还兼有御史的职责,岭南虽然多瘴气,但是桂林是个没有瘴气的好地方,你的 官邸有的是徐徐清风。这里有山有水,游船如织,到时你作为主人宴请宾客,也不知与谁把酒言诗。


  宪府、柏署,都是御史台的别称,白居易的诗既写出了桂林的自然气候特征,也描绘了桂林的优美江景;既是对好友严谟的安慰和鼓励,也是对他桂林就任后恪守职责、造福一方百姓的期许。白居易虽未到过桂林,却为桂林留下了千古绝句,为桂林山水做了一次绝佳“代言”。


曹邺与“官仓鼠”


  曹邺,字邺之,桂州(桂林)阳朔人,晚唐著名诗人。中国1300多年的科举历史,期间桂林中进士人数是585人,占广西的半壁江山,曹邺便是桂林历史上的第一位进士。在诗歌方面,曹邺以前,广西本土文人未见史载,曹邺可以说是广西第一个著名诗人,他与同时代的曹唐(桂林临桂人)并称“二曹”,对广西的文学发展产生了重大历史影响。


  《诗经·魏风·硕鼠》篇写道:“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作者将剥削者比喻成贪婪可憎的大老鼠。《史记.李斯列传》中,描述了“官仓鼠”的形象:“斯入仓,观仓中鼠,食积粟,居大庑之下,不见人犬之忧。”李斯不由感叹:“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


  曹邺出任洋州(今天陕西洋县)刺史时,目睹了唐朝吏治腐败,百姓贫苦,官员、士绅相互勾结,内贪外刮的景象,诗人估计受《硕鼠》和李斯的“鼠”论启发,写下了一首讽刺诗《官仓鼠》:“官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亦不走。健儿无粮百姓饥,谁遣朝朝入君口。”诗人以鼠喻人,将那些只知道搜刮民脂民膏的贪官污吏比喻成官仓鼠,讽刺性极强,深刻地揭露了当时社会的黑暗。


  在曹邺的诗句中,“岂学官仓鼠,饱食无所为”,是曹邺痛恨“官仓鼠”,不与贪官污吏同流合污的郑重承诺;“截断奸吏舌,擘开冤人肠。”是曹邺嫉恶如仇,执法如山的真实写照;“天子好征战,百姓不种桑。”是曹邺不怕得罪皇帝的铮铮谏言。曹邺为官为诗,敢言直谏,铁骨铮铮,正如桂林山水孤峰独立之“直”,正是桂林“独秀品格”之延续。


  这些与“清廉”相关的诗歌咏叹桂林山水之美,也让桂林山水深具人文历史气息。桂林人在这片山水之间锤炼出“独秀的品格”和“嫉腐如瘴的价值观”。桂林山水之间,这秀甲天下的悠悠廉韵值得我们细细品味,山水有清风,桂林无瘴气。(桂林市纪委监委 周俊林)
 

编辑:林贵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