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表兄弟合伙瞒天过海 项目“蛀虫”终翻船
——那陈镇原党委副书记、镇长乐情温违纪违法案警示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27日 18:06 打印

  2019年11月15日上午,南宁市良庆区那陈镇原党委副书记、镇长乐情温站在良庆区人民法院刑事庭的被告席上。


  “判决如下:被告人乐情温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罚金四十万元。”随着审判长庄严的宣判,乐情温因贪污受贿941693元被判入狱。


  乐情温曾是众多年青党员干部中的佼佼者,有较强的工作能力和法律知识,曾在司法局、党委办和政府办等部门任职,2016年5月提拔到那陈镇任镇长,主政一方。他的仕途可以说是一帆风顺,前途无量。


  但手中有权后,乐情温忽略了自我约束,放弃了党性修养,使自己一步一步滑向了犯罪的深渊。


  位高权重 忘记初心


  乐情温到位后,作为一镇之长,主持政府全面工作。基层工作繁忙,脱贫攻坚、扫黑除恶、清洁乡村、民生工程等等,各项中心工作接踵而来,每项目工作都需要开支经费,乐情温都能安排好各项工作,经手签批了一笔笔经费,但在忙于工作之余却忘记了学习,忘记了党性修养,惦记的是那么多钱款从自己手中流出。


  “以前在城区机关我的办公桌上都有报纸和书籍,每天都抽出时间来学习,时刻都严格要求自己,到乡镇后我的办公桌上空空如也,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权力未受到有效的约束,使我一步步脱离了轨道。”正如在庭审宣判后,乐情温回想自己犯错之初感慨道。


  主政一方应该为一方百姓造福,乐情温却淡忘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放松了党性修养,忘记了共产党人的初心。


  兄弟合伙 私欲膨胀


  2016年5月,乐情温到那陈镇走马上任。上任伊始,就有几位老板上门拜访,甚至有的老板打着某某领导的旗号,与乐情温套近乎拉关系,以便得到该镇的工程项目。


  但乐情温不以为动,他想到的是和自己一起玩大的表弟钟某。钟某是一个小老板,平时有点门路,挂靠一些公司后做些工程,听闻表哥当镇长后面露喜色,就找到表哥,两人一拍即合。


  上任三个月后的2016年8月,乐情温经与其表弟钟某商议,决定由他帮助钟某承揽那陈镇2016年太阳能路灯安装项目,钟某按合同额的12%给予好处费。随后乐情温以自己手中的权力和影响力,安排分管领导和工作人员操作和推荐钟某挂靠的公司,并顺利通过镇班子会。项目实施后,钟某如约将20.1万元分两次转入乐清温实际持有并使用的农行卡上。乐情温得到些好处,尝到了甜头,便一发不可收拾。


  2017年至2018年5月间,乐情温以同样的手段与钟某“合作”,把那陈镇的太阳能路灯、乡村公路小修保养工程等项目给钟某挂靠的公司或个人承建,钟某则履行约定按合同额6%不等的比例,分多次把420693元转入乐清温实际持有并使用的农行卡上。


  “乐镇长来后,那陈镇的工程项目只有钟老板可以做了,有关系就是发财之路。”当地干部群众私下议论。


  乐情温实施犯罪的时间很短,在短短的2年内,疯狂敛财共90余万元。其先后插手工程项目150多个,不放过任何能够收受好处费的机会,大到南宁市、城区直接管理落实的项目,小到购置一张食堂饭桌,在贪腐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欺上瞒下 终被严惩


  乐情温为了掩盖其犯罪事实,可以说是费尽心机。在任那陈镇镇长期间,伪造多处班子会议记录,掩盖其私自确定施工单位、私自划拨工程款的事实。同时,伙同其表弟钟某伪造项目合同、验收手续,企图掩盖其虚报冒领工程款。


  乐情温在个人报告事项中没有向组织报告拥有大量股票情况,掩盖其将大量受贿款用于炒股票的事实;还利用公务卡支付及虚开发票,掩盖其套取大额镇政府公务经费的事实。更严重的是乐情温伙同钟某开假发票,同一工程项目签两份合同套取资金。


  在组织进行信访初核前后、立案审查期间、采取留置措施前一刻都明确给过他自首机会,但是他想到的是怎么串供、伪造证据、隐匿证据,在违纪违法道路上越滑越远。


  “我对不起领导对我的信任和重托,更对不起家人对我的关心爱护,特别对不起岳父对我的好。我犯了严重的错误,我交代……”留置后不久,乐情温便对自己严重违纪违法事实供认不讳。(南宁市良庆区纪委监委  黄海萍)

编辑:严雪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