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也谈“小官巨贪”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09日 10:47 打印

  近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了黑龙江省纪委监委通报的一则“小官巨贪”典型案例——黑龙江省贸促会原党组书记、会长王敬先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王敬先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国家公职人员,丧失理想信念,毫无党性原则,对党不忠诚、不老实;目无法纪、滥权妄为、规避监管,在柴河林业局任职期间,违规设立“小金库”且个人侵吞公款数额特别巨大,是“小官巨贪”的典型;其利用手中权力在工程建设、木材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资金,是“靠山吃山”的典型;王敬先涉嫌贪污和受贿犯罪,绝大多数发生在党的十八大以后,是不收敛、不收手的典型。


  党的十八大以来,从查处和通报的典型案例来看,“小官巨贪”现象令人触目惊心。他们或身居关键岗位,以权谋私;或利用工程建设,“靠山吃山”,大肆贪墨;或盯着补贴款项,雁过拔毛。他们虽职位不高,但贪腐数额惊人,直接损害群众的切身利益,是不折不扣的“硕鼠”。比如,湖南省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原主任李树彪只是个副处级干部,但作为管理郴州市6亿元住房公积金职能部门的“一把手”,涉嫌贪污、挪用住房公积金1.18亿元,用于到澳门豪赌或个人挥霍,至案发时尚有7747.5万元未退还,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辽宁省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原局长罗亚平仅是一名科级干部,涉案金额过亿,被中央纪委领导批示为“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山西蒲县煤炭局原党总支书记郝鹏俊虽官居科级,但其名下北京、海南等地房产达38处,涉案金额达3.05亿元;江苏省泰州高港区刁铺街道原农经站站长、农业服务中心原副主任杨荣富作为一名基层股级干部,竟然挪用公款金额高达 5.99 亿元,时间跨度长达 6年之久,刷新了“小官巨贪”的纪录;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红旗满族乡曙光村原党总支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于福祥案把曙光村当作自己的“自留地”和“独立王国”,目无法纪、大肆贪占公款,腐化堕落、极度奢靡,涉案金额达2亿多元。


  “小官巨贪”多身处重要岗位、掌管关键环节、拥有相对较大的决定权,“亿元处长”“亿元科长”“亿元股长”,乃至亿元“村官”,多则数亿元,少则几千万、几百万,贪腐数额之大令人咋舌。山东省秦皇岛市城管局原副调研员、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案,在当地引起关注和震动。马超群涉案金额巨大,在其家中搜出现金约1.2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被媒体称为“亿元水官”。


  “小官巨贪”历来为人民群众所怒斥,成为人人喊打的“硕鼠”。“小官巨贪”均有一共同特点:“贪”字当头,“利”字熏心,“钱”字看齐,唯利是图,不择手段,严重损害国家利益和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杨荣富在忏悔书中写道:“我这几年来,理想追求发生了严重的偏差,‘贪’字当头,一切向‘钱’看,一切为了钱而干,见‘代管资金’有利可图,我就动起了歪脑筋,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滑向了犯罪泥潭……”


  近年来,广西严厉查处的“小官巨贪”岗位几乎都处于重要权力节点,掌握资金管理、项目审批等实权,发生在新农村建设、惠民补贴、征地拆迁、医疗卫生等民生民利领域的案件占比较大,成为重灾区。最近,查处的钦州市灵山县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中心原副主任余某,贪污国家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城镇医疗救助金近500万元;柳州市鹿寨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原出纳杨某曦,挪用公款近1000万元用于网络赌博及个人消费,动的都是老百姓的“救命钱”“保障金”。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党作为执政党,面临的最大威胁就是腐败。“小官巨贪”案件频发,活跃在基层,让群众深受其害,啃食的是群众的“获得感”,损害的是党的执政根基。“小官巨贪”危害可谓“猛如虎”,必须持续保持基层反腐高压态势,用“打虎”之力严厉惩治,着力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苍蝇”式腐败问题。遏制“小官巨贪”,制度防腐是根本,必须建立健全监督监管机制,压缩其权力寻租空间。同时,要驰而不息加大点名道姓通报曝光力度,人人得而斥之、愤而诛之,形成强大震慑,让其无所遁形。(南宁市纪委监委 伍美新)






 

编辑:杨意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