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以黑吃黑”的派出所所长
——北海市海西派出所原所长张枭杰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来源:《党风廉政教材》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4日 11:02 打印

  近日,北海市海西派出所所长张枭杰因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等违纪违法问题,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张枭杰悔恨道:“看到近年不同领域不同层级的领导干部接连落马,也曾担心过东窗事发,可万万没想到这一刻会来得这么快。”


  今年年初,北海市纪委监委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和自治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决策部署,就党员干部、公职人员涉黑涉恶腐败及充当“保护伞”问题启动专项整治工作。这一工作启动后不久,北海市纪委监委便收到群众举报,反映张枭杰长期保护辖区“黄赌毒”等场所,在打击传销中收取“保护费”,为涉黑涉恶活动开“绿灯”。


  市纪委监委迅速成立核查组,对有关问题线索进行核查后认为,这是一起典型的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问题,果断采取留置措施,并广泛发动群众,进行扎实取证。张枭杰利用职务便利,为涉传销、涉“黄赌毒”等人员和团伙提供保护,从中收受好处费,知法犯法、徇私枉法,持有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等一系列严重违纪违法事实一一浮出水面。


  唱双簧,充当“保护伞”,收钱就放人


  张枭杰,1972年出生,广西宾阳人。受电影中警察形象的影响,自小怀揣公安警察的梦想。1992年,张枭杰通过努力,考上了广西警官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北海市公安系统工作。起初,张枭杰认真履职,刻苦工作,屡破大案要案。2010年10月,38岁的张枭杰即担任海东派出所副所长;2013年6月,被任命为海角派出所所长,开始成为基层站所的一把手。此后还转任过西街、海西两个派出所的所长,多次被评为全市优秀人民警察,多次荣立个人三等功。其雷厉风行的作风,在干警和群众中也曾颇有口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因为对钱财的贪嗜,“雷厉风行”变成了他打击涉黑涉恶的一件“演出服”,其早已“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传销,便是让张枭杰败下阵来的最大的那朵“罂粟”。北海地处中国版图南端,是第一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得益“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一轴两翼”“海上丝绸之路”等经济发展战略,北海近年来快速发展。但良好的发展势头却被传销组织移花接木,成为发展传销的幌子,严重影响了当地的社会治理,市委市政府决定严厉打击传销违法犯罪活动。作为一名人民警察,一名派出所所长,本应不折不扣地贯彻中央、自治区党委和市委、市政府的部署,视传销为“天敌”,除之而后快。然而,张枭杰却恰恰相反,表面严厉打击,背后却干起了“收钱放人”的买卖,助长了传销风气。


  2014年,时任海角派出所所长的张枭杰通过他人认识了“江湖红人”古某。因古某认识的社会人员较多,刚开始,古某在传销、盗窃、毒品类等案件中,为张枭杰提供了很多线索,破了很多案件。然而,到后来,古某开始利用与张枭杰的关系在办理案件中穿针引线,充当中介。有道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此时的张枭杰,曾经的“警察梦”已悄然褪色,取而代之的是“钱财梦”。为从传销案件中谋取不正当经济利益,张枭杰便充当起“保护伞”,他与古某合谋,由古某提供传销人员线索,张枭杰出警将涉嫌传销人员带回派出所,再由古某作为“中间人”从中周旋涉传销人员不被查办的条件,向涉案人员亲友索要“赎金”,所得好处费二人按照比例进行分配。而且,在寻找涉传销人员线索时,张枭杰和古某并不是漫无目的“芝麻西瓜一起捡”,而是专门物色可能会给他们换来更多赎金的“大鱼”——住好房开豪车的传销老总,对于“赚钱”空间不大的传销“小兵”,却没有兴趣。为更好地追踪传销对象,古某还网购具有实时定位功能的车辆定位追踪器,多次将定位器私自装在涉传销人员的车辆上,用于追踪定位。当涉传销对象到高级酒店或娱乐场所时,古某立即到现场将车牌号码发给张枭杰。张枭杰通过公安系统查找车主信息,若发现车主为外地人则基本确定对方为涉传销人员,继而出警抓捕。


  一次,古某向张枭杰提供线索反映某酒店有传销老总聚会。张枭杰接到线索后立即出警,现场抓获60余名涉传销人员,并将当事人的捷豹、奥迪等7辆豪车扣押在派出所。将涉传销人员带回派出所后,张枭杰不急于对当事人进行审讯,而是慢慢等待古某传来“好消息”。古某早已对接下来的业务轻车熟路,他先电话问张枭杰需要多少“赎金”,张枭杰表示此次人数较多,至少需要20万元才能放人。古某迅速联系到相关涉传销人员的上线或家属,将“赎人”条件告知对方。对方表示同意出钱,但只筹到17万元,并希望体谅一把,张枭杰知道后一口答应了。拿到钱后,张枭杰在没有做审讯的情况下将全部涉传销人员释放。这样的手法,张枭杰屡试不爽。据张枭杰交代,自2014年以来,他与古某通过同样的手法“查办”传销案件多达100余起,每名涉传人员交纳“赎金”3000元至10000元不等,交钱后即放人,如此一来,辖区内的传销活动屡禁不止。张枭杰包庇、纵容,甚至为涉传销人员提供“保护伞”的恶行与市委市政府严厉打击传销的要求背道而驰。


  除在查处传销中“唱双簧”捞钱,“黄赌毒”这个影响社会稳定和社会风气的毒瘤也成了张枭杰吸金纳财的来源。任派出所所长期间,张枭杰也长期收受辖区涉黄按摩店、涉赌游戏机场所、酒吧、网吧、宾馆酒店相关负责人送的财物,每月每家收取2000元至5000元不等,为上述场所充当“保护伞”。一次,社会无业人员张某找到张枭杰,告诉他说一个老板想在辖区内开一间涉黄按摩店,答应每月给所里3000元作为好处费,希望征得他的点头同意。张枭杰听后犹豫了一会,与内心的贪欲作了些许斗争后,终于还是败下阵来,收受了2万元“开业费”后,就一口答应了。随后,陆续有人找到张枭杰求帮忙。“一家跟两家没啥区别,三家跟四家也没啥区别。”由于张枭杰的纵容和放任,西街街道辖区范围内的涉黄场所很快演变到了十多家。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收受好处费后,张枭杰则不主动对这些场所进行检查,除非上级有特别任务,否则就应付差事象征性地开展例行检查,走过场,即便发现问题也不处罚,只提出整改要求。看到涉黄场所有了张枭杰的“护佑”,能“平安做事”,不少涉赌游戏机室、酒吧、网吧、宾馆酒店等场所的负责人也敏锐察觉到,只要定期给张枭杰交纳“保护费”,就能保证场所顺利开业和营业。于是,越来越多的场所源源不断地向张枭杰“上贡”,以致张枭杰本人也想不起来具体数字。2013年至2018年间,张枭杰长期向涉传销、涉“黄赌毒”等黑恶势力索要或收受好处费,仅其本人能够回想起来并经查证属实的就达117.55万元。


  枉自大,私招假“辅警”,建“私人派出所”


  派出所承载着管理社会治安,维护公共秩序,保障人民合法权益不受侵犯的神圣职责,纪律严明,对人员的政治素质、警务能力有严格要求。然而,随着权力的增长、欲望的膨胀,张枭杰逐渐忘记了人民警察的身份,忘记了自己的工作职责,把派出所当成自己的“独立王国”“私人领地”,置纪律和法律于脑后,对一些犯罪嫌疑人采取放纵态度,把权力当成自己谋取私利的工具,为所欲为,严重危害了辖区内居民安全和社会稳定。


  为继续“广开财源”,张枭杰任西街派出所、海西派出所所长期间,未经有关部门批准,私自通过非正常渠道聘请社会闲散人员张某等3人到派出所工作,工资由张枭杰发放,每人每月1500元,主要对张枭杰负责。其中的张某,原本想当正式协警,曾参加过协警招聘考试,但因曾经赌博被抓有了前科,政审没能通过。201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认识了张枭杰,两人一见如故,他表达了到派出所工作的愿望,张枭杰爽快答应了。虽然面对单位下属的异样眼光,但是张枭杰仍然坚持以张某“有能力、办事靠谱”为由,将张某聘到派出所工作,且从西街派出所带到海西派出所,视其为心腹。然而,所谓的“有能力、办事靠谱”也只不过是张枭杰为了胡乱执法、捞取钱财上演的自欺欺人的把戏,张某除了与其他民警和协警共同参与办案外,张枭杰还把向辖区内涉黄按摩场所收保护费的任务单独交给了张某。


  张枭杰除让这3人长期在身边鞍前马后外,还私自招募社会无业人员到自己身边工作,并为他们购置警服、警棍、催泪瓦斯、车辆等,让他们行使辅警的职责,并授意他们向被抓获人员索要好处费及罚款,所得好处费和罚款统一交由他支配。每次“执法”后的第二或第三天,张枭杰还会通过微信发给参与执法任务的人一笔劳务费,美其名曰“低保钱”。2015年至2018年间,张枭杰通过微信发放的“低保钱”共计40多万元,俨然是人们在电影中所见到的“黑社会大佬”。


  张枭杰这种“大佬”作风不仅在捞取钱财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其管辖范围内,是否应当对嫌疑人进行立案调查,也全凭他一个人说了算。在亲朋好友打招呼后,张枭杰即对涉案情节严重,证据十分明显的问题线索不闻不问,置若罔闻,甚至要求受害人不得追究责任。2016年2月,陈某与林某在三中路好友来大排档因琐事发生争执,林某持镰刀将陈某砍伤,造成多处开放性损伤和骨折。张枭杰接受林某大哥的说情及宴请,在明知林某涉嫌故意伤害罪的情况下,主持双方和解,并严重违反法律程序,要求受害人陈某在载有“保证今后不得对自己的损伤程度向公安机关提出鉴定”内容的和解协议书上签字,并以案件当事人达成和解为由向海城公安分局要求撤销该案,致使林某至今没有受到法律的追究。


  执掌公平正义之剑的卫士,一旦受“人情”所累,被欲望所缚,其对善与恶的分辨就变得模糊起来。2017年下半年的一天,海西派出所接群众举报抓获入室盗窃嫌疑人阮某,扣押随身物品中有疑似多件黄金、白银等赃物。经查,阮某有多次盗窃的前科,属惯犯、累犯,且刚刑满释放半年。此嫌疑人本应依法严肃处理,但张枭杰受人所托,在不宜取保候审的情况下,未进一步侦查就对阮某采取取保候审,没有对案件作进一步处理,导致犯罪嫌疑人逃之夭夭。


  尽奢靡,想尽办法捞钱财,作茧终自缚


  张枭杰出生于贫苦家庭,一直在公安系统工作,其妻子在一家私营企业上班,按正常的工资和理财收入不足以支撑起奢侈生活。张枭杰居住的别墅是以340多万元购买的,装修就花了45万元。驾驶的奥迪A5是以46.3万元的高价购买的,先后购置的三辆汽车就花费90多万元。截至张枭杰接受审查时,其家庭财产和保险、动产、不动产等共计1743.9万元,其中,不能够说明来源的财产为1029.25万元。


  为了获取更多的不义之财,应付这庞大的支出,张枭杰公然违法违纪,甘冒受处分的风险大肆敛财。此前,张枭杰曾因履职不力被市公安局领导约谈过,他为此内心久久不能平静。然而,当脑袋里钳制贪欲的刹车零部件腐朽老化后,一不留心,这辆贪腐的汽车就再也停不下来了,横冲直撞,并且在更多的领域留下了它的足迹。据张枭杰交代,其在海角、西街、海西派出所担任所长期间,通过日常办案隔三岔五都有“收入”。为此,调查组随机调取了张枭杰在3个派出所任职期间办理的近千起“黄赌毒盗抢”案件材料,通过找相关当事人谈话了解,发现几乎每一起案件,张枭杰都有收受当事人或亲属所给的好处费,可谓“日日有进账,财源滚滚来”。


  放高利贷。张枭杰虽不懂商业,但其赚钱头脑相当敏捷,他瞄准了来钱简便又快捷的方式——放高利贷。2012年至2016年,张枭杰以营利为目的向有关民警和社会人员发放高利贷累计102万元,向对方按月收取3分至5分息,获利达70多万元。


  贪污赃款。在北海,张枭杰曾被称为“扫赌行家”,只要所里接到赌博报警,他不需过问即可基本预判赌场的人员数量和赌注大小,从而决定真抓还是假抓。“如果是小赌场,比如打麻将之类的,一般赌资比较小,而且人也少,这种赌场我们基本不主动查处,只在接到报警后大张旗鼓到现场走走过场;如果是大赌场,人多赌资也多的那种,我们则重点查。”张枭杰在接受调查时坦白自己的“行家本领”。张枭杰进一步交代,出警到大赌场后,首先在现场搜查赌资。所得赌资不作任何登记或只登记一小部分,并让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字时,有意遮掩赌资数额,甚至强制性要求对方签字。这样一来,除了笔录中所谈及的几百元赌资需如数上缴国库外,其余的赌资,张枭杰便与相关办案人员私分入钱袋。


  张枭杰任派出所所长期间,多次收受辖区非法经营场所的名烟名酒以及礼金,并接受辖区管理对象的宴请,在收礼、接受宴请后对非法经营活动不闻不问,消极执法,一步步走向犯罪的深渊。此时的张枭杰,用作茧自缚来形容是最为形象的了。


  利剑出,抽丝剥茧现原形,悔之已晚矣


  事业进步、生活美好是合理且积极的人生追求,人没有梦想,就容易变得蝇营狗苟、碌碌无为。可一旦让贪婪的欲望占据了内心,对功名利禄起了非分之想,就深陷罗网而不能自拔。张枭杰自述他的蜕变,“担任所长后,辖区里的各行各业场所,搞一些歪门邪道的人便通过关系千方百计找到我,叫我网开一面、帮忙关照,并塞给我数额不菲的现金,我拒绝了。后来,贪心的欲望、敛财的念头不但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由开始的收500元脸红到后来的1000元心安理得,再到后来的5000元、50000元,甚至100000元理所当然,脸不红、心不跳,胆子也越来越大,敛财的欲望变得越来越强烈。”


  然而,人就像气球,自我膨胀到一定程度就会迎来破灭。今年年初,北海市纪委监委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和自治区党委关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决策部署,就涉黑涉恶腐败问题及其背后“保护伞”启动专项整治。考虑到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的关系网复杂、社会影响力大,群众可能存在“惹不起”“引火烧身”的顾虑,该市找准病灶对症下药,着力利用各大宣传平台打造舆论强势,向群众传递全力查处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的决心,给群众吃下“定心丸”。随后纪委便收到了群众对张枭杰的举报。


  由于涉案人员众多,成分复杂,时间跨度久,取证查处难度较大。如,在摸排相关涉案人员时,通过调取笔录,关联性查找,发现涉案人员将近两千人。但因本案中相当一部分涉传销人员亲友(出钱人)均已不在广西,案发前已回内蒙古、云南、贵州等地。为取得这部分人的证言,办案人员积极通过电话与对方取得联系,通过耐心细致的工作说服对方提供了证言。为查清张枭杰的违纪违法事实,市纪委监委、海城区纪委监委联络了张枭杰工作过的3个派出所,发动7个街道(办事处)、54个村(社区)查找联系涉案人员,多方取证。经过艰苦复杂的调查工作,张枭杰的违纪违法事实终于水落石出。


  移送检察机关前,张枭杰后悔、懊悔、忏悔交加。


  他后悔没有听从父母的教诲和组织的提醒,“小时候父母的教诲一直在耳边回响;任职当天,市局纪委书记任职前廉政谈话却被当成耳旁风。”


  他懊悔没有随着职务的晋升时常自我检省,“如果在平时支部民主生活会上,能够勇敢查摆出自己的问题,虚心接受党员群众的批评,红一下脸出一下汗也好呀。”


  对一直不问不闻其钱财来源的家人,他有怨恨,“回想几年来敛财之路,如果当初家里人提醒一下,哪怕是轻轻说一声也好啊。”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移送检察机关前夕,张枭杰忏悔地写下,“如今,自己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就要和穿了26年的警服说再见了。永远告别警察这个职业是多么的不舍,每每想起就潸然泪下。如果组织能再多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继续穿着这深爱的警服,我一定倍加珍惜。”但人生,没有如果,等待他的只有法律的严惩。(北海市纪委监委 卢展州 阙州 张意凤)

编辑:严雪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