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再逢元旦 又是盛世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02日 11:04 打印

  眼前的水瘦了,耳畔的风轻了,黄色菜鸟嗖地掠翅而去,芦苇深处叽叽喳喳。成龙湖一泓翠绿,一叶轻舟划痕而来,波光粼粼,涟漪圈圈,桨橹之声渐行渐近。有人在船上用仫佬话大声吆喝:收杆了,回家过元旦啦!惊得野鸭扑哧飞起,掠过湖面,最后一抹夕阳踏在浪尖,如火跳跃。

   

  湖畔的古榕翠竹盤根交错,藤蔓缠绕,撑起一朵一朵浓重的绿云。松柏棕榈之间有了人影,情侣在林间曲径悠然闲走,神情恬静,脚步温和。我在礁石上坐着,脚底之下,浪打空穴,错落有致,咕咕有声,2018年的时光犹如潺潺溪水,眼看就要从指尖滑过了。而元旦脚步,已匆匆赶来。

    

  元旦是童年灶上的蛛网。孩童时代的记忆,只有饥饿。夜猫哀嚎,鼠儿心悸,在房梁上惊慌奔走。饥饿犹如恶狗,三更半夜把你的肠胃撕得绞痛,把眼睛戳得发绿。落到泥坑的花生捡起就塞进嘴里,烧焦的苞谷啃完米粒就啃棒芯,粗粝的生薯连着皮儿囫囵吞下,隔着肚皮也能摸出一团硬疙瘩。1979年1月1日,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是当民办教师的母亲,在灶台上批改学生作业时写下这个时间。烟火之中,锅灶之上,仅剩的一块黝黑腊肉在那挂着,爬满圈圈蛛网,泛着丝丝亮光。我艰难地咽下口水,说今天是新年第一天,煮吃了吧。母亲笑了,她说要等到杀了年猪,有了新肉,才能吃掉,世代传递,不能断档。红水河畔刀耕火种的父母,没人理会元旦,村民只过阴历节日,春节的扣肉、三月三的红蛋、端午节的粽子、中元节的鸭腿和中秋节的月饼,让我们魂牵梦萦,望眼欲穿。半夜饿醒,寡淡的口水也能湿透枕巾。如果那时有人说,以后你们的小孩元旦不吃肉,排队去一个叫“肯德基”的地方吃薯片,我会断言孩子长成了傻子,就如当年我们不吃腊肉而吃蛛网那样匪夷所思。

   

  元旦是少年易冷的烟花。外出求学,耳濡目染,开始有了阳历节日的概念。就如吃上了晶莹剔透的大米饭,眉睫之前,就有了金黄稻穗的憧憬。明信片摆满校园,明星照琳琅满目,叫卖声此起彼伏,同学们奔走相告,节日气氛让人蠢蠢欲动。“元旦放纵大笑,要惊天动地;肆意歌唱,要欢天喜地;深情感恩,要谢天谢地;豪迈立志,要顶天立地;真诚祝福,要感天动地。”这是老师在课堂上说的,然而少年心扉深处,却有桃花一寸一寸伸出,长成纸条,在人迹罕至的绿荫深处,如惊鹿般蹿入女孩粉兜里,羞得她一脸绯红。纤手还没牵上,情窦还没绽开,元旦的晚霞就已落入山脊,腼腆站了一个下午,中师就要毕业了。《圣经》有云:“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年少懵懂,烟花易冷,犹如划过村寨田埂的萤火虫,飘忽闪烁,稍亮即逝。多年之后伫立庭院,即使面对绚丽霞光,不经意回想当年元旦那场惊心动魄的爱恋,也只会微微一叹,淡淡一笑,缓缓走回,在里屋窗台眺望那棵金黄银杏,心静如水。 

   

  元旦是中年水做的桨橹。天干地支年轮转,甲子更替岁月添。人到中年,没有冲动,只有感动。美国诗人罗伯特·洛威尔在元旦感慨写道:“一次又一次,岁月诞生在冰水和死亡之中,它永远不会藏在防风窗后。”今天读来,仍让人唏嘘不已。你也许是“元旦出门除夕归”的外出民工,还在车站码头肩挑背扛;也许是“两点一线两头黑”的交流干部,还在疲惫往返的车灯里颠簸流离;也许是“我看见了凌晨三点的广州”的漂泊一族,还在最后一趟地铁里昏昏欲睡;也许是“元旦放假次日上班─一不做二不休”的公司白领,还在深夜的写字楼里为一个文案绞尽脑汁;也许是“周六休息不保证,周日保证不休息”的乡镇公务员,还在扶贫路上风雨兼程……晨钟暮鼓,声声敲来,直抵脊梁,谁人腰骨不在节节变老?时光犹如渠中清泉,在我们能够容忍的高度和宽度中悄然流过。孔子感叹:逝者如斯夫!尘世苍茫,浩如烟海,百舸争流之中,每个人注定都是孤舟独帆,形单影只,默默隐忍走完人生江湖。不管你愿与不愿,日子总在一页一页翻新,元旦犹如水做的桨橹,划开圈圈涟漪,一条一条堆上你逐日苍老的前额;元旦轻柔的桨声,远远传来,一下,又一下,摇成心中的时光刻度,层层叠叠加厚你的年轮。龟裂城墙飞沙走石,寂静庭院花开叶垂,半掩窗外潮起潮落,圆月上空云卷云舒。元旦之夜的梦里,谁在抚琴浅唱?“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唐朝诗人高适的词曲,声声萦绕,嗡嗡呜咽,游子清瘦的眼里,谁人不是目光潮湿?

   

   元旦是老年霜染的秋菊。人生走入老年,已是满园花菊郁金黄。霜染的秋菊,本是浅浅蛋黄,却如油画般层层抹彩,把人生染出一片灿烂。宋代的宋伯仁晚年居于乡野,新年行走在篱笆田园,悠然写出《岁旦》:“居间无贺客,早起只如常;柏酒何劳劝,心平寿自长。”诗人陶然自乐,与世无争,让人读出闲云野鹤的怡人情趣。明代的陈献章《元旦试笔》一气呵成,直抒胸臆:“老去又逢新岁月,春来更有好花枝。”又让人读出乐观豁达的潮涌激情。站在成龙湖畔,山峦祥云氤氲,阶梯青苔茵茵,草叶竹尖纵情成长,梯廊阁台舒适伸展,让人活生生感到宁静与和谐。临水之处,垂钓老翁直起身子,转过头来,扑哧一笑:您那镜光让人眼寒,要不以为是树桩呢,天要黑了,还在看书?我嘿嘿一笑,说您也一样,在湖边蹲成一块礁石,半天不甩一下渔杆,还不回家过新年?老人嘎嘎一乐,脸上皱纹一条一条舒展:嗬嗬,我钓的是心情,钓的是时光,再逢元旦,又赚一年啦。

    

  你还在为一年得失斤斤计较?为一时荣辱耿耿于怀?为一场胜败焦灼不安?为一次输赢扼腕喟叹?是否记得,王健林曾在2018年伊始提出:先设定一个小目标,比如赚一个亿。我们不是圣人,也非首富,不必好高骛远,勿需苛求自己,不拘繁文缛节,摒弃私心杂念,只求不负光阴。“桑野就耕父,荷锄随牧童;田家占气候,共说此年丰。”千百年来,孟浩然淡泊致远的诗行,使我们心定神宁。新年到来,让我们重读经典:“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2019年,喜迎元旦,又是盛世;率真前行,风雨无阻。(罗城县委 覃展)

 

编辑:马国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