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  

“铁娘子”的刚与柔
——记湖北省优秀纪检监察干部、十堰市纪委监委信访室主任鲍龙云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29日 08:55 打印

“铁娘子”的刚与柔——记湖北省优秀纪检监察干部、十堰市纪委监委信访室主任鲍龙云

图为鲍龙云接待信访群众。(资料图片)


       有人说,她是能打硬仗的“铁娘子”,面对违纪违法的人和事,她总是“照单收下”,一查到底,绝不退让;也有人说,她是柔情的“好大姐”,面对上访群众,她总是将心比心,仗义执言,用真情化解“千千结”。


       二十多年如一日,她始终坚守在纪检监察信访举报一线,以“站起来是把剑,俯下身是头牛”的义胆忠肝,证明了只有平凡的岗位,没有平凡的事业。她就是湖北省优秀纪检监察干部、十堰市纪委监委信访室主任——鲍龙云。


       干部眼中的“黑脸包公”——


       “要想让群众叫好,必须向问题叫板”


       “信访工作要想让群众叫好,必须要向问题叫板。”为跑好正风反腐“第一棒”,鲍龙云以“黑脸包公”的形象,展现法纪的“刚”。


       此前有群众实名举报:一名党员领导干部涉嫌年龄造假,并存在私设“小金库”等违纪问题。“马上核查。”她立即协调纪检监察一室挂案督办。


       很快,就有人悄悄给鲍龙云“拉袖子”:“这是你老家的领导,‘抬头不见低头见’,走走过场就行了。”“情面的事,能放就放一马,以后给自己留个方便。”朋友们也“善意提醒”。


       “放弃原则的事情我绝不会做!”鲍龙云没留情面。见此情况,当事人放出狠话:“小心‘剑气’太重伤了自己!”而鲍龙云一笑置之:“既然吃了这碗饭,就不怕得罪人,更不能当老好人。”


       最后,该名领导干部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和行政撤职处分。


       从事信访工作20多年,鲍龙云已记不清自己经手处理了多少反映其同事、同学、亲戚、朋友的信访举报件,但没有人能找她求到“情面”。一名曾试图向她求情的老朋友这样评价:“嘴紧得很,不肯透露半点风声,谁的面子都不卖。”


       鲍龙云对待歪风邪气一种“硬态度”,对待信访群众却是一副“热心肠”。


       一天,鲍龙云正在信访室接访。茅箭区一位80多岁的老爷爷拄着拐棍,颤巍巍地走进信访室:“我上访多年,都快跑断腿了。事情再不解决,我都不知道找谁了!”


       老人反映,他们村组的集体山林被征用建热电厂,但征用补偿款却多年没拿到。


       “您谁也别找了,这事我负责到底。”鲍龙云跑了多家单位问政策、查资料,最终确认老人的诉求是合理的,她决心接手这件事。


       “这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很麻烦,你最好不要插手。”不少人劝她。


       “群众把我们当成希望,我们不能让他们失望!”鲍龙云回应道。


       此后,她在五六家单位间来回奔波,因此事时间久远,历史材料难查,有的单位不配合,给她吃闭门羹。历时一年多,这些困难被她一一克服,最终这16万元补偿款终于划拨到老人所在社区。


       群众口中的“好大姐”——


       “将心比心,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鲍主任有一种‘四两拨千斤’的神奇力量,能化‘怨气’为‘静气’。”十堰市纪委监委信访室干部刘刚感慨,从鲍龙云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刘刚所说的神奇力量,是指鲍龙云接待的上访群众,大多“怒气冲冲来”,走时却能心平气和地说:“鲍主任,我信你。”


       “信访信访,群众信咱才来访。”鲍龙云说,“维护群众利益,化解社会矛盾,替党分忧、为民解困,是信访干部的本分。”


       这份责任感,支撑着鲍龙云,给了她“耐力”。


       老张又来了,连他自己都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走进鲍龙云的办公室。鲍龙云一如既往地热情和真诚,一杯热水、一个笑脸、一声问候:“这段时间在忙啥?有想法就说出来。”


       老张1994年因建私房被撤职,他认为处理过重,为此长年上访。鲍龙云理解他的心情,主动请缨,决心对他的问题“探个究竟”。


       走访30多名知情人、到档案馆查找法纪条规、调阅同期3年全市建房规划批地面积……历时2个月的深入调查后,鲍龙云形成了一份证据充分的调查报告,证实当时对老张的处理是恰当的,否定了有人对其打击报复的说法。一来二去,鲍龙云已成了老张信赖的朋友:“为我的事你下了大劲了!虽然没达到我想要的结果,但你这态度和作风,我服了!”


       接待情绪激动的上访群众,鲍龙云有一套“秘籍”——“将心比心,耐心倾听,用心理解,就没有化解不了的怨气。”


       郧阳区群众王某多年上访,敲盆撞墙,又吵又闹,成了人见人怕的“难缠户”。


       2017年5月的一天,王某抱着铺盖卷到市纪委信访室上访。一进信访接待室,门被摔得哐哐响。


       “大妹子您别急,咱们坐下来唠唠!”鲍龙云面带笑容,递上一杯热茶。王某激动的情绪慢慢平息,开始倾诉心中的“委屈”。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从上午8点一直说到中午12点多,仍话意未尽。


       “能不能借我10元钱买碗饭吃?”王某不好意思地摸着咕咕叫的肚子低声说。“没事,我订两份快餐过来,咱们边吃边聊。”王某不知道,这天正是鲍龙云儿子的生日,全家人正等着她回去吃个团圆饭。


       又是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王某的气儿也顺了:“我上访多少趟,只有您听我把这么多年的苦楚原原本本地说完,我这怨气也消了。”临走,王某从衣袋里掏出一把南瓜子放到鲍龙云手中:“我只带了这一点,加班累着饿着了救救急。”


       提起此事,鲍龙云感慨地说:“没有暖不热的心,只有尽不到的情。信访工作要用心去丈量,才会懂得苦与乐相生相伴的真谛。”


       同事心中的“铁娘子”——


       “愿用‘辛苦指数’换群众‘幸福指数’”


       在鲍龙云的办公桌里,有一大一小两个塑料碗。鲍龙云说,大碗是泡方便面的,跟着她十来年了。小碗是喝药的,也三年多了。


       不熟悉她的人,不会想到这个做事雷厉风行的“铁娘子”,却是个“病号”。


       数万件来信来访登记、数千件文字材料起草……20多年的伏案工作,让鲍龙云落下了严重的颈椎病,经常失眠、心慌、双手颤抖、浑身出汗,葡萄糖和开水壶长期放在案头。


       2015年5月的一天,鲍龙云感觉头晕、咳嗽不止。由于工作忙,就忍着一直没去医院检查。直到有一天正在开信访督办会,她突然无法站立,才被同事强行送入医院。一查是急性肺炎,必须马上住院。


       在医院也没闲着。她边打吊瓶,边接来访电话,有的上访群众干脆跑到病房找她。“一天要接二十多个电话,有人过来反映问题我们还得回避。”同室的病友打趣,“病房”成了“接访室”。


       对此,鲍龙云的解释是:“许多上访群众都有我的手机号码,接触多了就成了朋友。如果因为生病不接那些电话,他们会误解我在回避问题。”一再坚持下,鲍龙云几天后就返回了工作岗位。


       在鲍龙云忙碌的背后,是她近五年来亲手办理的8000多件信访举报件,查办信访举报问题50余件,约谈函询280多人,化解信访积案20多起,督办重要信访举报问题500多件。


       “我会给你们一个说法”“不行你就来找我”。这是鲍龙云面对信访群众说得最多的话。面对一批老访缠访问题,鲍龙云敢于啃“硬骨头”,一件一件抓落实。探索通过听证会、提级查办、挂案督办、专题督办等多种措施,妥善化解处置。


       对原市锅炉检验所朱某上访十多年的问题,她主动协调茅箭区法院召开听证会,促进了息诉罢访;


       对市政公司的长期集体上访问题,她不厌其烦地向领导汇报,促成国土部门多次核实并集体答复、审计机关进行全面审计、公安机关依法查处;


       ……


       这一件件信访件,倾注了鲍龙云大量精力。她还总结出了“四色挂牌督办”“两卡一责”“双向回告诉”等工作经验,变“灭火式信访”为“防火式信访”,使大量的社会矛盾化解在基层。


       面对荣誉,鲍龙云说:“我愿用‘辛苦指数’换取群众的‘幸福指数’,最有成就感的一刻就是看到上访群众问题解决后露出的笑容,那是对我们工作的最好肯定。”(记者 刘威 通讯员 陈燕)
 

编辑:俸林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