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厅 主办

古道新风深坡村 耕读文化遗泽深

来源:富川县纪委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3日 17:24 打印

  古朴的民居、参差的古树、古老的潇贺古道和三镶石板……刚走进富川县葛坡镇深坡村,就被其保存完好的古村落、神秘的潇贺古道、丰厚的人文历史、浓厚的教书育人氛围和纯朴的民风所吸引。历经800多年的发展沉淀,深坡古村落众多的文化遗产,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瑰宝。

 

  耕读文化遗泽深

 

  深坡古村,位于富川县东北面,秦新道潇贺古道旁,距县城16公里,始建于宋绍定年间(1228—1233年),是宋代瑶汉聚居的古村寨。

 

  古村落主要以三镶石板街为主,印证了这里人才辈出的盛景。沿着平滑厚实的青石板街穿行在青砖绿瓦马头墙的老式建筑中,仿佛穿越了时空。古祠堂是村里的文明支柱,宗祠神台左右有一副对联:“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这反映了蒋氏祠堂对子孙后代的教育理念,注重孝悌,强调忠诚、爱国、爱家;注重文化,将耕读作为为人的基本理念,这与“学而优则仕”的教育理念相比又是另一种境界。耕读文化作为深坡村文化历史长河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耕读文化起源于蒋氏文化的列祖列宗。因该村始祖蒋士弘(宋嘉定年间进士)曾任桂林府通判致仕,在告老还乡的途中,看见深坡山水灵秀,遂将此作为定居之所。“读书荣身,耕作致富”,是其对子孙后代的期望。

 

  蒋氏独具特色的耕读文化在深坡村扎根开花,并且结出了丰硕的果实。据史料记载,深坡村历史上先后出过进士6名,举人9人,贡生13人,对后世影响很大。

 

  百年古寨吹新风

 

  2013年7月,深坡村获批自治区历史文化名村。注重教育、注重文化发展是深坡村历史文化沉淀的先决条件。深坡村开辟者蒋士弘是进士出身,教育改变个人命运,推动家庭发展、宗族发展的经验深深地烙印在他身上,由此开创了深坡村重教之风。

 

  在注重文化教育的思想影响下,深坡村共建有13座书屋,较著名的有汲古书屋、恕堂书屋。恕堂书屋由例贡生蒋登云独资捐建,蒋登云号“恕堂”,书屋因此得名。恕堂先生看到本族子弟贫富不均,绝大多数贫家子弟不能接受教育,他深感不安,所以捐出自己的田地租建学堂,建立恕堂书屋基金会,解决贫家子弟上学问题。弥留之际,他还特地嘱咐他的侄子要将学堂、书屋基金等事项刻在石碑上,并强调“不得侵夺,不得变卖”,以保证学校有经费支持。后人为纪念他,每年都在他的诞辰日举行读书节,并成立深坡教育基金会。

 

  深坡村人十分重视对教育的支持,为感恩故土对自己的培养,回报家园,临近几个村屯的村民和外出工作的乡亲每年都会向教育基金会缴纳会员费和捐款,扶持青少年勤学奋进、圆梦大学。每年读书节,考上大学的学子集中在一起,基金会给贫困学子颁发奖学金以示鼓励,并在胸前佩戴大红花绕村跑一圈。这是对传统文化习俗的尊崇,也增强了学子的荣誉感和自豪感。深坡村每年都有很多学子考上大学,近几年,更有几个考上了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重点大学。受“耕读传家,崇文重教”立村传统美德的影响,深坡村学习氛围浓厚,家家户户崇尚读书,并定期在祠堂举行家训族规诵读会和家风故事分享会,感念先祖对自己的教导和养育,分享传播工作生活中的正能量。

 

  目前,按照“修旧如旧”的理念,当地正对深坡古村落进行修缮维护,加快实施潇贺古道修复、深坡水系流域古树观光、深坡古民居保护性建设、深坡古栈道、深坡后龙山农民公园、深坡生态扶贫移民新村等建设项目。这是对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财富,也给世人增添了一份浓浓的乡愁。

 

 

 

编辑:卢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