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厅 主办

忍让是福

来源:梧州市纪委 作者:李智聪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08日 09:40 打印

  忍让是福, 吃亏不亏。这是父亲常对我的教诲,也是我家为人处世的一贯作风。

  我还清楚记得,在上世纪80年代初,村里落实责任山林到户,家庭条件稍好的生产队长便欺凌我家,把那座几乎不长草木的石头山分给我们,母亲当场与生产队长理论,父亲却不紧不慢的拉开母亲,说:“算了,吃点亏不算什么。”当时,生产队里很多人嘲笑我父亲,父亲却一言不发。
 

  不久,生产队里落实责任稻田到户,我家与牛二家的责任田相邻,蛮横又常贪小便宜的牛二偷偷地把界桩向我家稻田移入两米多。一段时间后,父亲才发现界桩“侵入”,便与牛二交涉。牛二暴跳如雷,不承认“入侵”。无可奈何的父亲对抽泣着的母亲说:“算了,人在做,天在看。”

  春耕时节,我家耙好的稻田撒放了两包化肥,等待插秧。牛二家的责任田灌溉用水必须要经过我家责任田,那天,牛二硬是把我家责任田的田水放到他那块田里,尽管在场的母亲极力反对,却拗不过他。母亲急急地跑回家找父亲,父亲和我赶到田边,看着肥水潺潺外流,老泪纵横。父亲用龟裂的大手拍着我的脑袋坚定的说:“算了,牛二偷走了我们的肥水,但,这是暂时的,你要好好读书,文化的墨水永远不会被偷。”

  斗转星移,岁月嬗变,但我家的家风始终如一。吃亏不算傻,让人不算痴。父亲说对了,几年后,那座几乎不长草木的石头山,有专家凿样拿到广州鉴定,发现它是一种坚硬的花岗岩,竞然是与世界著名的“印度红”相媲美的“岑溪红”花岗岩,整座山有几百万立方米的储量,我家把它承包出去,开发了这座“宝山”。村民们对我家刮目相看,当年的生产队长,懊悔不已。 入侵了我家责任田的牛二,由于好吃懒做,十年不到,他的责任田就全都荒芜了,也已经无力耕作,苦苦哀求父亲耕种那块田,给一点口粮即可,他说:“当年确实对不起你家,入侵了两米多。”从此,父亲把它整合为一块开阔平坦的稻田来耕种,年年大丰收。

  吃亏人常在,能忍者自安。的确,生活中,有时候表面吃亏,但随着岁月流逝,最终得到的也许是更大的实惠和幸福。在父亲的鼓励下,我发奋读书,成为了大山里走出来的第一位纪检干部。如今,我依然铭记着父亲的谆谆教诲,不争名利,努力工作。




 

编辑:林小英